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首长谋情,思念如歌 > 第338章 刘同川也有让南宫绝吃瘪的时候
    我敢说别的吗,我要是说出别的,估计这家伙醋坛子非得翻到太平洋去。我又不傻,看得出来他是故意在气安迪,平时他大多数都叫我丫头,今天却一口一个老婆的叫,摆明就是给安迪脸色看。

    不管怎么说,我当然要配合他。

    “如歌,这个对身体好。”

    “老婆,这个你最爱吃。”

    “如歌,这是特色。”

    “老婆,尝尝看喜欢我回去学。”xdw8

    ……

    虽然说我肯定要给南宫绝的面子吧,但一顿饭下来,吃的我也是各种消化不良。这两个人比着给我夹菜,一会让吃这个,一会儿让我吃那个。

    偏偏我就像是三明治被夹在中间的那块火腿,餐桌那么大,他们俩都挨着我坐,一左一右。

    我脑子里不禁想起一个词“齐人之福”,不过,我无福消受啊,我这辈子只愿与南宫绝相亲相爱就够了。

    “停,你们俩不用这么客气,我吃饱了。”我把椅子往后退了一点,放下筷子,表明了我不再动筷的意思。

    “老婆不喜欢那就不吃了。”南宫绝接嘴接的倒是很快。

    我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

    “南宫少将。”安迪说:“算了,我还是叫你名字吧,这少将来少将去的也别扭,你不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南宫绝说。

    “我先敬你一杯。”安迪拿了酒给两个人面前的酒杯倒满,“首先我得感谢你这次高峰会对我的保护,最重要的是,没有你我也不会认识如歌这么好的,”安迪顿了下,笑道:“朋友。”

    南宫绝看了眼面前的酒杯,“安迪客气了,你也是我华夏的公民,保护每一个公民不受侵略者的伤害是我的职责和义务,至于我老婆,她既然是军嫂也有这个义务,我们军中有句话说‘军功章有我的一半也有她的一半’,你不用放在心上。”

    这番话说的合情合理,却也是不着痕迹的驳了安迪的脸面,把我们三人的关系说的清楚明白。

    我是他南宫绝的老婆,而他什么都不是。

    安迪的脸色略显尴尬,不过也转瞬即逝,并没有因此而有任何挫败或气馁。

    依旧是笑脸相迎,端着酒杯道:“不管怎么样都要敬你这一杯。”

    “心意我代我们夫妻领了,但这酒我就不喝了。”南宫绝表面上是客气,语气却冷淡至极,自始至终连酒杯都没碰一下,“你也知道我是名军人,军中严令禁酒,我作为一名军官更要以身作则。”末了笑了笑,又道:“军规威严,跟你比不了。”

    南宫绝的话字字合情合理,可此时此刻,听着却是带着极大的讽刺,一句比不了,看似说的是军他作为军人不比安迪自由,其实正是反话,意思是:你安迪跟我比不了。

    被安迪这么一搅合,离南宫绝回驻地的时间也不剩多少了。

    我们俩就在附近超市买了些东西,又赶紧去龙庭接回两个孩子。我婆婆不放心我自己带孩子,总是说我身体不好,也跟了回来。

    路上思宁就睡着了,一直到家都没醒,我把她送回小卧室,刚出来就听见南宫绝的电话响了。

    我的心猛地咯噔一下,条件反射的打了个哆嗦。

    南宫绝看见了我的反应,一边拿电话一边走过来安抚的搂过我的肩膀,到沙发上坐下,“傻丫头。”这才接起来。

    “首长!”

    电话那头传来刘同川焦急的声音。

    “说。”南宫绝的手掌在我头上拍了拍。

    “我想休年假。”刘同川说。

    “年假?”

    “嗯,我想休年假。”刘同川坚定的重复道。

    南宫绝默了默,看向我,“说说你要现在休年假的原因。”

    “我,”刘同川在电话那头顿了一下,然后道:“追老婆。”

    “噗-咳咳。”

    我正好刚喝了一口水还没咽下去呢,被他这么理直气壮的理由给呛的够呛。这刘同川向来是最遵纪严明的兵,当兵几年很少休假,如今这么斩钉截铁的说休假追老婆,实在是让我很惊讶。

    南宫绝拍拍我的后背,十分不高兴的对着电话那头道:“不行。”那脸上明显写的就是:你让我老婆呛了,你还追什么老婆。

    我是知道南宫绝的,急忙摆摆手,瞪了他一眼,这要是因为我呛了一口水就把人家俩人的姻缘破坏了,我罪过不罪过。

    “首长,不是你说的我要是不把人追回来就不许我归队吗。”刘同川在那头委委屈屈的说。

    “我是说你追不回人调单位。”

    “可我不想调单位,我就认准咱们部队了,那我就得先把人追回来才能归队。”

    “噗哈哈。”我没忍住笑出声来,这个木头也有不木的时候啊,艾玛,逗死我了,看样子他是真的对王馨梦认真了,连扭曲南宫绝的话都用上了,玩起了文字游戏,也不怕回头南宫绝扒他皮。

    我好笑的瞪着南宫绝,用眼神示意他:赶紧批假。

    南宫绝嘴角抽了抽,被自己的兵用自己的话给堵了嘴,加上我的yin威,也只好答应下来,不过还是要找回首长的面子的,没好气的道:“给我回来写申请再走,不然你就给我卷铺盖卷回老家。”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你这是公报私仇。”我笑着撇了撇嘴。

    “我这是按程序办事。”南宫绝睨了我一眼,那眼中带着明显的危险气息,我忍不住往后一退,干笑着道:“没想到这刘同川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这还真应了那句古话,英雄难过美人关,再铁硬的汉子也有化作绕指柔的一天。”

    “嗯。”南宫绝抓着我的胳膊把我往怀里一带,“我先过了你这关再说。”说着双手一翻,把我抗在肩膀上,“你不是帮人家过美人关么,让我开绿灯,我总得收点手续费。”

    “啊,放我下来,南宫绝你别胡闹。”我压低着嗓子捶打他的后背,这家伙都不知道顾忌,大白天的再说我婆婆还在家呢。

    “我没胡闹。”他说着已经踢开卧室的门,进门之际,我眼角的余光瞥见从厨房里走出来的婆婆,毫无疑问,她看到了这一幕,笑着摇摇头,转身又退回到厨房去了。

    我,霎时间感觉自己全身都发烫了。

    南宫绝把我摔进床里,期身压上来,我没好气的推拒他,“都让妈看见了,一会儿你走了,我怎么见妈啊。”

    “该怎么见就怎么见,我们夫妻恩爱,妈只会高兴。”他说着开始扒我的衣服。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知道是一回事,看见是另一回事。这就好比男人在外面找小三了,妻子知道是一回事,可是抓奸在床了又是另一回事。

    咳,我这个比喻有点不太好,不过反正就是那意思。

    因为婆婆的那个刻意回避的举动,我实在难静下心来回应他,“你不是一会儿要回驻地吗,现在都几点了,别闹了。”

    他一边亲吻我一边说道:“够用。”

    “……”

    “那你还要回去给刘同川批假呢。”我提醒道。

    南宫绝亲吻我的动作停了下来,眯着眼睛看我,“跟你老公在一起,你还有心情想着别人的事。”说着狠狠的咬了下我的嘴唇,“你要是不说我都忘了,刚才因为他,你瞪了我好几眼。”

    “不是,我没有。”眼瞧着自己要吃亏,我急忙挤出个笑容。

    “还嘴硬。”南宫绝说:“今天要是不把我安抚好了,刘同川的假,我就不批了。”

    “喂,那是你的兵,关我什么事。”我知道他就是耍赖,也作出不在乎的样子。

    “你既然管了,就管到底吧。”他继续无赖,三下两下把我衣服扒了个干净,“丫头,好人做到底。”

    然后,毫无悬念的,我的所有阵地在他猛烈的攻击下,全都失守。

    “你舒坦了?”我揉了揉酸痛的腰,看着他一脸餍足的站在地上穿衣服。

    “凑合吧,时间来不及了,不然可以再换两个姿势。”他不知羞耻的说。

    我真怀疑他那脸皮是什么做的,怎么就那么厚,每次荤话张口就来,尤其是那种时候,真是什么都说得出来,一点也不害臊。

    “走开!”我没好气的瞪着他,“你要再不知节制,我就散架了,到时候我就带着儿子女儿离家出走,你一个人过吧。”

    他穿好衣服,倾身压过来,邪笑着说道:“你都散架了,还怎么离家出走,到时候,就只能躺在这里,任我摆布。”说完亲了我一下,呵呵的笑了两声,“我先走了,不要太想我。”

    “想你个大头鬼。”我抓起一旁的枕头朝他后背扔去,结果,那枕头丝毫没有沾到他的身,被他用门板挡住了,华丽丽的就掉在了地上。

    我无奈的抓了抓头发,起身捡起来,“下次还是不要拿东西打他,弄脏了受累的还是我。”

    我一边说一边把枕套扯下来,刚要去洗手间,就听门开了,我一扭头,见南宫绝只露出个脑袋冲我嘿嘿一乐,“老婆受累了,放着等我回来洗。”说完又快速的关上门,这回我听见了他离开的脚步声,是真的走了。

    我:“……”

    “等你回来洗,等你回来洗还不臭了。”我嘟囔着看了眼床单,无奈的把新换的床单也扯下来,一起扔进洗衣机洗了。

    我洗好了床单,我婆婆也做好了饭菜,叫我吃饭。

    我这一见我婆婆,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