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甜宠小暖妻:谈少轻点爱 > 第202章 将她耳边垂下的长发撩到耳后
    谈堇年停下车,又过来开门,伸手抱着慕深深下车。

    等到进了房子,慕深深才发现里面很安静。

    谈堇年抱着她径直的进了客厅,很快就给找来了医药箱和冰袋。

    谈堇年伸手托起了慕深深的腿,慕深深下意识的皱眉。

    他不知哪里没由来的有火气,呵斥道, “不许喊疼。”

    慕深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其实原来没打算喊疼的。

    但是被谈堇年这么一声呵斥,就突然觉得很委屈。

    真的很疼,她喊疼又怎么了。

    她又不是铜筋铁骨,随便被他揉圆捏扁都不痛不痒的。

    而且她还没打算喊呢!

    只是被谈堇年吼了一句,她也不知道她怎么会这么委屈,眼眶微微潮湿。

    从前,就算被文静和慕翎芷各种欺负,就算在国外打工被人误会吃豆腐,就算被谈少承不屑一顾的抛弃,她都没觉得这么委屈。

    但此刻,除了委屈,慕深深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感觉。

    她讨厌自己现在在谈堇年面前会如此的矫情,动不动都觉得自己特别委屈。

    她果然,真的太依赖谈堇年,太喜欢谈堇年了……

    谈堇年给她喷药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掀眸看着她委屈的表情,放下了手里面的药罐,抬头就要去吻她潮湿的脸颊。

    慕深深侧过脸颊回避,谈堇年没有阻止,就在她侧边的脸颊上亲了亲。

    他真的有点烦躁。

    她一哭,他就很烦躁。

    唇齿间有着淡淡的咸味,还有她的味道,让他有些心软。

    慕深深很快就忍住了泪意,深吸了一口气,不哭了,看着谈堇年利落的给她抹药冷敷。

    两个人就这么默默无言,心情也是如此复杂。

    然后,他又拿着药膏去掀她的裙子。

    慕深深下意识的阻止,谈堇年却不管,掀开了裙子,手指落在她腿上的伤口上。

    然后他又拿出了消毒药水,用棉签轻轻擦拭。xdw8

    慕深深疼得想要后退,谈堇年紧扣着她的腿,让她动弹不得。

    慕深深忍不住骂道,“你是属狗的么?你跟上官晓儿做的时候,也喜欢这么咬她么?”

    还是,只会对她这么凶?

    谈堇年闻言,叹了一口气,冷厉的掀眸看慕深深。

    他其实不喜欢听慕深深提起他跟上官晓儿的事情。

    慕深深看着他的神色,下意识的以为是因为她提起了咬上官晓儿这个事情,让他很生气。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应该是很疼惜上官晓儿的。

    他曾经跟上官晓儿求婚被拒,都没生上官晓儿的气。

    试问如果不是深爱,哪个男人还能够原谅女人对自己这样的羞辱。

    谈堇年不察慕深深在想些什么,等到伤口处理完了,才放下了裙摆,就掀眸看向她肩膀上的伤口。

    他看着她身体上各种青紫交错的痕迹,其实已经有些

    慕深深这次没去管了,任由他处理了。

    她其实不是很在意身体上留疤的事情。

    但要真的在肩膀上留一个谈堇年的齿痕,以后她每次看到的时候,又要去想些什么呢?

    等到涂好了药膏,谈堇年把她的衣服再度穿上,整理好了医药箱,又起身抱着她进了餐厅。

    餐桌上有两袋打包好的保鲜盒,像是外卖。

    谈堇年把慕深深抱着放下来,才声音低沉的开口,“吃东西。”

    慕深深摇了摇头,不想吃。

    不是她矫情,非要跟谈堇年对着干,是她此刻真的一点胃口都没有。

    今天贸然去找谈堇年,让她有些懊恼。

    此刻,她更迫切的想去m国,调查安年的事情。

    她不应该因为上官晓儿的三两句话就失了分寸,去找谈堇年的。

    弄得现在一团乱。

    谈堇年在她的身侧坐下,打开了保鲜盒,抬起餐盒,夹着米饭递到慕深深的唇边。

    这种场景,忽的让谈堇年回想起从前小时候,哄顾安安吃东西的时候。

    不知何故的,原本他想着的是,慕深深不肯吃就随便她。

    但此刻,他居然很有心情哄她吃饭,哄到她愿意吃为止。

    这样的光景,会让他觉得很温馨很轻松。

    就像是回到从前,哄那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一样。

    谈堇年看着她,轻轻开口,“我已经在国外找到了跟你弟弟合适的骨髓捐献者。”

    “你说什么?”慕深深抬起脸颊看谈堇年。

    谈堇年拿起了餐盒,放在慕深深的跟前,嗓音低柔,“吃饭。”

    他的态度很明显,她不吃东西,他就不说。

    慕深深知道谈堇年不是开玩笑的。

    虽然一点也不饿,她握住了筷子,吃起了东西。

    吃得很艰难,更心烦意乱。

    谈堇年的唇角微微晚期,稍稍抬手,将她耳边垂下的长发撩到耳后。

    看着她吃东西的样子,他的心情莫名也愉快很多。

    然后,谈堇年起身,折回了客厅,从医药箱里面找出了感冒药走了回来,倒了一杯水,放在了慕深深的跟前。

    慕深深不是很适应此刻谈堇年对她如此温存的态度。

    只要他稍稍对他好一些,她总是忍不住的去眷恋他给的些许温柔,不愿意放弃这段感情。

    慕深深凝眉,咬了咬唇瓣,“她呢?”

    她必须要让自己清醒一些。

    “谁?”谈堇年补了一句。

    “上官小姐。”慕深深如实回答。

    之前,慕深深曾一度觉得,他带她回来是签字离婚的。

    “回去了。”谈堇年抬手拿起了筷子,给她挑拣喜欢吃的菜,声调很淡。

    “所以,你们现在打算什么时候跟我离婚?”慕深深蹙眉。

    “如果你想要你弟弟配对的骨髓,现在最好别跟我提离婚两个字。”谈堇年淡淡平静道。

    “谈堇年,那你们现在怎么回事,要你心爱的上官小姐一直在暗地里当个小三?你要知道,如果这样的话,那她的演艺生涯就捏在我的手里了。只要我哪天把我们的结婚证po出去,她就完了。”慕深深不可思议道。

    “深深,你不会。”

    谈堇年却只是侧眸,平静的看了一眼慕深深。

    声音很笃定。

    慕深深垂下了眼帘。

    是的,他明白,她不会的。

    否则就不会说出骨髓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