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剑墟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赌天材地宝
    听到这句狠话,周围一下子就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像是要失去理智的沈放,还有案台上的那盏古灯。

    天材地宝?

    那样的东西有多么珍贵。

    打一次生死擂,就压上这样一件极品材料,在生死擂这里简直闻所未闻。

    看着沈放愤怒的浑身都在颤抖的样子,人们即骇然又觉得不敢置信。

    火狐竟然把这个小子气到这种程度,要拿家底拼命了。

    那个火红头发的壮汉竟然被沈放的气势震住了,咽了一口口水,悄然退后一步,眼中全是惊骇:

    “这小子气疯了吗,他要拼命了?拿天材地宝级的材料做赌注,这下子玩大了。”

    都是行家,一眼就能看出炼制那盏古灯材料的不同寻常。

    正因为看出来了,红狐方才有些惊惧。

    沈放满脸鄙夷地看向退出一步的火红头发壮汉,冷冷地讥道:“哼,若没胆量,就别跑过来嚣张。”

    说着,一脸嘲讽,缓缓伸出手,准备将案台上的古灯收起来。

    火红头发的壮汉一颗心都燃烧了起来,心里犹豫不决,即贪婪于对面的极品宝贝,又不敢承担一点风险。

    正在犹豫之时,那个脖颈上好长刀疤的银狐再也忍不住了,高喝一声:

    “慢,我和你赌了。”

    “你?”

    沈放半转过身,脸上现出犹豫之色。

    银狐看到沈放的这个神态完全放下了心,哈哈笑着,砰地一声将一柄紫玉钵倒扣在了案台上,朗声说道:

    “紫玉金钵,用鬼母金炼制的,材料也算是天材地宝级的,我就和你打一场赌约擂。”

    后边的众人轰地齐齐哗然,一时交头结耳议论纷纷。

    “这下子可有好戏看了,两件极品宝贝的赌约擂,这下子两人全都得拼命了吧。”xdw8

    “哈哈,那个沈放一定是想用这个赌约把火狐吓退的,没想到银狐又将他逼的下不来台了吧。”

    “那个小子这回有的哭喽。”

    众人眼中全是幸灾乐祸的神色,看向案台上的两件宝贝,人人眼中都有一丝贪婪,暗叹银狐捡了一个大便宜。

    有不怕事小的人早就跑去找赌约擂的执事裁判去了。

    就在这时,人群后边一个火热的声音低沉着喊道:

    “银狐兄弟,这场擂台让给我来打吧,哥哥以后承你这个情。”

    人群分处,一个满脸邪笑,头发左侧是银白之色,而右侧又全是黑色的男人分开众人走了进来,身上的气息就如凌厉的刀芒,让人情不自禁避退三尺。

    银狐转头看去,脸色顿时就变了:“刀邪?”

    一股寒意从他心底缓缓生起。

    他太知道这个刀邪的可怕了,在妖神层次,已经成就巅峰实力,这些年一直在生死擂间徘徊,立志在几年后参加一阶猎神考核。

    在生死擂这里,银狐已经不知被他蹂躏过多少次了。

    可是……

    银狐脸上肌肉狰狞着。

    面对着白白送上门的极品宝贝,谁能就那样轻松让出去。你刀邪再厉害,在城里你敢对我动手不成?

    将双拳攥紧了,从口中挤出两个字:“不成。”

    刀邪已经走到他面前,双目如刀,里边全是森寒之色,冷冷地说道:

    “银狐,你可知你在和谁说话,你可想过后果?”

    恐吓之意再明显不过。

    狠狐的光棍气息也上来了,将眼睛瞪了起来:“刀邪老大,错过这件事,以后你有什么吩咐,我绝对不打折扣地照办,今天教训这个小子的事,就不劳您亲自动手了,有我来就行。”

    “你……”

    刀邪额头上的皱纹都立了起来。

    看着这两个人旁若无人地争着教训自己,沈放在后边气的满脸通红,浑身都在发抖着,十指因为用力捏的发白,突然大吼道:

    “别争了,我分别和你们两个打。”

    砰,将那柄惊雷斧也拍在了案台上,用能量激活,众人眼中,隐隐的可见一条银鱼一样的闪电在斧中流光闪烁地游动,锋锐逼人的杀气让人心胆皆寒。

    “咦,又有一件天材地宝?”

    “这小子身上有料啊。”

    “今天是不是做的太过份了,把人家都逼的发疯了,要打两次赌约擂,他真的没长脑袋吗?”

    不少人已经隐隐地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全都奇怪地看向沈放,总感觉有一丝他们察觉不到的阴谋存在。

    但是,又有哪里不对呢?

    过去的半年中,沈放的实力可明摆在那里了,十场八败,这样的战绩所有人都看在眼中。

    又哪里有阴谋呢。

    惊雷斧砸在了案台上,刀邪与银狐全都愣了一下。

    刀邪也感觉到有些不同寻常了,两件天材地宝级的宝贝拍了出来,这个小子真的气疯了吗,还是怎地……

    沈放冲刀邪咆哮着喊道:

    “有没有种?要没种打赌约擂,就给我滚,别在这里叫嚣。”

    刀邪心底的火气腾地一下就燃了起来,满眼杀机地看向沈放。最重要的,是面前那柄惊雷斧太吸引人了。

    虽是残破的灵器,神通不再,不过那么大一块极品材料,绝对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重宝。

    对惊雷斧的贪婪觊觎让他毅然做下决定,啪地一声将一柄三尺风轮拍在了案台之上,声音中带着森寒地说道:

    “疾风轮,岩浆精魄炼制,天材地宝级材料,和你赌了。”

    生死擂这间大厅里,所有人都闻声赶来了,里三层外三层地将争执双方围住。一共四件极品宝贝摆在案台上,众人无不感到惊心动魄。

    这真算是一场罕见的豪赌了。

    人群后混乱起来,两个穿着月芽白袍的执事裁判满脸凝重,急匆匆地赶过来了。

    所有人都自觉地为两位裁判让路。

    那两人远远地就看到案台上的四件宝贝,齐齐咽了一口口水。他们这处生死擂建立了这么长时间,还未见过这样的豪赌呢。

    两人极为郑重地为三人做了登记,并用四只玉盒将四件宝贝小心翼翼地封存。

    在擂台结束之前,这些灵器就将由生死擂官方保管,任何人不得任意取回。

    其中一个月芽白袍的裁判将三枚玉简分发给沈放三人,朗声说道:

    “好,从现在开始,你们的赌约擂正式生效。”

    银狐与刀邪长吁了一口气,终于不用怕沈放反悔了,两人目光火热地盯着沈放,想看他先选哪一个挑战。

    沈放听到裁判说出这句话,突然间脸上再也没有那种气急败坏的神色,转过头看向梵雪乔,两人同时笑了。

    沈放有些赧然,摇头道:

    “方才见笑了。”

    梵雪乔捂着嘴吃吃笑着:

    “我没有想到,你这样一位大器师还这么坏,把别人骗的好苦。你不是太欺负人了吗?”

    沈放苦笑道:“实在没有办法,出此下策。”

    梵雪乔转眸笑道:“你现在急需那种材料吗,你这样做和抢他们又有什么区别。”

    沈放耸了耸肩道:“我也想抢啊,可是城里不是不允许吗。”

    两人再次相视而笑。

    旁边的众人都听懵了。

    沈放的前后变化让他们心里一时无所适从,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火红头发的壮汉梗着脖子愣在那里,银狐与刀邪也全都诧异了,心中暗暗凛然:

    “怎么回事,有哪里不对劲了,我们没有想到什么吗?”

    月芽白袍的裁判满脸凝重地维持着秩序,其中一个裁判转过头来看向沈放问道:

    “沈放,赌约擂生效,你想先挑战哪一个?”

    围观的众人渐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向沈放。

    沈放向梵雪乔微微一笑,缓缓转过头来说道:“让他们两个一齐上吧,我赶时间。”

    “什么?”

    远远近近的人一片哗然。

    沈放微笑着转头,对梵雪乔低声说道:

    “先等我片刻,有什么事等我打完这一场再说。”

    梵雪乔忍着笑点了点头,心里也在好奇,毕竟没有真正见识过沈放的手段,也想看看,这个年轻人到底是凭什么取得的猎神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