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少主宠妻,嫡女狠绝色 > 第826章 李月月出现
    关于戮吞噬自己手下提升自己修为的流言越演越烈,到后面说什么的都有。

    比如,戮的那些死了的手下全是被他吞噬了修为的。还有戮修炼的是邪功,会在自己的手下身体里下特殊的法术,这样他的手下不管在哪儿都会成为他的祭品。

    流言越演越烈的后果是,戮的手下们恐慌起来,一些在外的手下偷偷的藏了起来,不再听从季大人的命令。

    有了第一个便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戮的手下藏起来的,走的有七七八八,只剩下最核心的几个和一些也不知是不想走,还是走不了的。

    其中一个离开的,是乔汉。

    季大人得知乔汉也背叛了戮,气得摔毁了屋里所有的东西,怒容满面,完全失去了自己平日的冷静。

    “这一个个的,等戮大人醒来,有他们好看的。”

    一个椅子里,坐着一个容貌妩媚的女子,细看,原来是李月月。

    “你这样生气有什么用,人都走光了。”她嗤笑一声,“他们在不在也没多大的关系,用处也不大。”

    “嗳,计划到底要不要实施?颜溪胤如今失明,可是实施计划的最佳时机。错过了这次,下次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而且,等你成功收拾了颜溪胤,还怕没有人来投靠戮么?我是等得不耐烦了,这么久也没个男人陪我,我都快空虚死了。”

    季大人恶狠狠的瞪了眼李月月,水性杨花的女人。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怒火。戮大人本就是培养李月月成为这样的女人,她这样正好,更有利于计划。

    “可查清楚了?”

    “查得很清楚。”李月月朝季大人抛了更饿眉眼,“三界任何男人都会臣服于我的。季大人,我等着你成为我的入幕之宾。”

    季大人眼眸中闪过厌恶,便是干净的李月月他都觉得恶心,更别提和其他男人鬼混过的李月月,他更是觉得脏。

    “颜溪胤是真的失明,基本上的事都交给唐蕊在处理。有那样东西在,只要我再出现在颜溪胤的面前,他便会成为我手中的玩物。”

    李月月笑得花枝乱颤,“我要当着唐蕊的面,让她亲眼看着自己最爱的男人和我上床,爱得我不能自拔的样子。”

    季大人思考了一番,说道,“你小心一些,魔都是颜溪胤的大本营。你对戮大人还有很大的用处,如果失败便离开。”

    “我不会失败的。”李月月很不满的瞪了眼季大人,“季大人,要我实施计划也行,我有一个条件。”

    “我可是听命于戮的。不答应我的条件,我是不会实施计划的。”

    “你说。”

    李月月一个瞬移出现在季大人的身后,整个人挂在他的背上,气吐如兰,“季大人,我想你好好的爱我,人家可是干干净净的呢。”

    她早就想试试季大人的味道了。

    “你答不答应?”

    唐蕊和颜溪胤每日会在宅院里到处转转,或者是两人交手一番,帮助颜溪胤更好的使用法术。

    所有的事交给白子和白青处理,有重大的事两人才会来禀告唐蕊和颜溪胤。

    今日,两人刚修炼完。

    唐蕊准备和单雅纯一起,借助平将敏锐的嗅觉,继续帮颜溪胤查所中的毒。

    平将刚从玉暖里出来,哇了一声,传音入密道,“喂喂喂,唐蕊,有一个女人在暗处。”

    “这女人的气味恶心得我要死,比上次那什么季大人还要恶心。我从来没见过如此恶心的女人,我快忍不住了,你赶紧收拾了她。”xdw8

    唐蕊眸色一凛,用传音入密问清楚那女人的位置后,让白泽设下结界,数道水刃瞬间攻向那女人的所在地。

    “有人来了!”一个她和颜溪胤都没发现的女人,会是谁?

    颜溪胤微眯着眼,坐在原地没有动,感知了一番周围的情况。

    单雅纯帮不上忙,缩在角落里,避免成为累赘。我靠,谁的能耐这么大,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觉潜入颜少主的宅院。

    那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李月月。

    她看到水刃袭来,当即一个瞬移躲开,也明白自己暴露了,不再隐匿,露出身形,很是委屈的唤道。

    “颜溪胤,有人欺负我,你快来帮我。”

    单雅纯眨了眨眼,什么情况?

    这女人的声音好恶心,她听得快要吐了。

    “原来是你。”唐蕊冷笑一声,“李月月,真是好久不见。是你算计颜溪胤,让他闻了天悲翅的吧。”

    颜溪胤面露厌恶,丝毫没有受到李月月的蛊惑。

    李月月震惊不已,十分难以置信,“你……你怎么可能查出来?”

    在季大人那儿吃了鳖,她已是极为恼怒。

    季大人那榆木疙瘩,居然不答应她,还说要告诉戮。

    如今又被唐蕊这女人查出来她对颜溪胤下的东西,真是气死她了。

    “让我猜猜,你是如何隐匿气息的。”唐蕊满眼的杀意,“是借助戮的邪念吧。”

    “你是戮培养出来的,要用戮的邪念来隐藏自己的气息不是什么难事。你的打算是,等颜溪胤一个人的时候,出现在他的面前,利用天悲翅来控制他。可惜啊,我早已查出来颜溪胤中了天悲翅,给他解了药性。”

    李月月听得脸色大变,恨不得将唐蕊千刀万剐,这女人全猜中了。

    因为她是戮培养出来的,能够动用戮的一些邪念。不然,凭她这点儿修为,根本不可能进来得了颜溪胤的宅院。

    “戮的手下越发的蠢了。”颜溪胤语含讥讽,“以为用这种方法能算计得了我。”

    “嘛,要不是这样,李月月还不会出现呢。”唐蕊的唇角勾起一抹妖艳的弧度,“正好我有很多事想问问你。”

    一个意念,她凝聚出数道雷电。

    “这是在白泽的结界内,戮又在沉睡疗伤,你说谁还能救得了你?乖乖的说出我们想知道的,我给你一个痛快,否则……要人生不如死的方法我会很多。”

    “你可不敢杀我。”李月月拍了拍自己心脏的位置,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真正的李月月可在我的心里,一旦我死,她也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