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 > 89、大梦一生(终)
    谢随加入了戴星冶的4s店之后, 工作也变得忙碌起来,于是几个单身叔叔开始每天轮流接谢樱桃下班, 带他到老爸工作的4s店。

    戴星冶甚至把他的总裁办公室都让给了小姑娘写作业。

    谢樱桃古灵精怪甚是可爱, 和员工们打成了一片, 成了4s店的团宠, 大家都非常喜欢她。

    谢随下班很晚,谢樱桃已经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

    他轻轻地将小姑娘抱起来放在自己肩膀上, 走出去遇到有人跟他道别,他也会用嘴型示意他们不要吵醒他闺女。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 谢随把谢樱桃放到床上,又搓了脸帕给她抹了小脸蛋。

    谢樱桃稍稍清醒了一些, 娇声问:“爸爸, 回家了吗?”

    “到家了, 快睡吧。”

    谢樱桃揉揉眼睛, 睡眼惺忪地望着他:“好辛苦噢。”

    谢随拍拍她的脑门顶:“觉得跟着年轻的爸爸辛苦了?”

    “才不是。”

    小姑娘嘟嘟嘴, 坐起身对谢随道:“樱桃生下来什么都有, 却从来不知道爸爸原来这么辛苦,才给樱桃挣到好的生活。现在樱桃就知道了, 我很愿意可以跟年轻的爸爸一起努力奋斗。”

    谢随笑了笑,捏着她的脸说:“谁生的女儿这么乖这么懂事啊。”

    “就是我面前这位超级大帅哥呀!”

    谢樱桃也搓着他的大脸,咯咯地笑起来。

    “好了,快睡觉。”谢随给她捻好了被单,将小熊洋娃娃放在她的枕边,陪她一起入眠。

    谢樱桃抱着洋娃娃, 闭上了眼睛,喃喃道:“观音娘娘,让我的梦再晚一点醒来吧。”

    ……

    时间如梭,一晃四年,谢樱长到了十二岁,念小学六年级。

    谢随的事业也越做越大,4s店遍布全城,戴星冶几个也算是有头有脸的boss级人物了。

    谢随最近比较紧张,他家闺女即将面临小升初,他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照顾女儿生活学业方面。

    能不能考上理想的附中,就看最后这几个月父女俩的配合攻坚战了。

    六年级下学期的三月初春,小姑娘迎来了生命里的第一次丰盈和成熟。

    幸运的是当时她已经放学,在她爸的4s店办公室里写作业,后来看到座椅上竟然有血,她摸到自己的裤子,也是湿漉漉的一片。

    小姑娘吓得慌了神,急匆匆跑到楼下去叫她爸,说她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谢随一身西装革履,正带着客户看车,看到小丫头神色慌张跑过来,大喊大叫:“爸,爸我流血了!我是不是得绝症了!”

    谢随一眼看到小姑娘后面裙子上沾了红色的血迹,他对客户道了声抱歉,走过去扛起他闺女,大步流星朝着卫生间走去。

    ……

    卫生间里,有热心的女员工帮谢樱桃解决了“麻烦事”,出来对谢随说:“谢总,没事了,不过孩子吓坏了,你得好好安慰一下。”

    “谢谢你。”

    女同事离开以后,谢樱桃穿着临时买来的新裤子,磨磨蹭蹭走出卫生间,面颊羞得通红,都不敢看谢随的眼睛。

    此刻谢随才发现,他家闺女是真的长大了,体型朝着纤瘦苗条的方向发展,褪去了婴儿肥,五官慢慢长开,显出清丽的轮廓,不能仅仅用漂亮来形容,因为她的眉宇间带了谢随年轻时候的英气,称得上俊俏美人。

    谢随走过去,想像小时候一样单手将她抱起来,不过小姑娘往后面退了退,脸蛋越发变得绯红。

    丫头长大了,居然也知道害羞了。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喃了声:“笨蛋。”

    谢樱桃不服气地说:“才不是呢,爸爸才是笨蛋,都没有提前跟我讲过,害我都快吓出心脏病了。”

    谢随年纪轻轻就莫名其妙给八岁小孩当了爹,在他眼里,这姑娘也还是初见时候的小姑娘,他根本没想到这茬,且创业阶段工作繁忙,更加没能顾得上了。

    谢随的确自责,是自己没有尽好当老爹的责任,晚上他带着小姑娘去超市挑选了卫生巾,同时向店员仔仔细细地询问了不同品牌和类型的用法,店员是个中年大妈,一看谢随这模样就是完全没有经验的老爹,所以耐心地把该教的都教会他了。

    谢随提着装满卫生巾和安睡裤的口袋,牵着谢樱桃的手走出了超市。

    “长大了。”

    他望着霓虹闪烁车水马龙的街道,忽然道:“樱桃...也该醒了。”

    谢樱桃猛地抬起头望向谢随,凄声唤道:“爸!”

    “以后生活在一起,可能会多有不便。”

    谢樱桃一把抱住谢随的腰:“可你是我爸爸!”

    “很多事情,应该让妈妈教你。”谢随低头望着谢樱桃,漆黑的眸底涌着不舍:“这几年对于我来说,已经有一生那么漫长而幸福,如果这真的是樱桃的梦,我也要谢谢樱桃。”

    “我不要离开爸爸!呜,我不要醒来...”

    微凉的春夜里,谢随牵着小姑娘的手一起回了家。

    他已经隐隐有所预感,小姑娘和他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

    六月,谢樱桃以优异的成绩顺利考入了附中,暑假的时候,谢随和几个叔叔带着她去了一趟苍南山,还给她捉了好多萤火虫。

    九月,民警小程对谢樱桃进行回访的时候,对他说了一件事。

    “你和谢樱桃的事困扰了我很多年,后来我把这件事跟一位大学教授讲过,他对此很感兴趣,这些年他一直在做平行宇宙方面的研究。”

    “平行宇宙?”

    “就是类似于同一个时间节点分裂出来的多个空间,在这多个空间里都存在‘我们’,但是因为我们对生命里发生的每件事作出不同选择,因此也会导向无数个不同的结局,许多个‘我们’就在这不同的空间里生存着,或幸运,或不幸...”

    谢随听得云里雾里,当然程警官解释得也很含糊,他自己都没有弄明白,只懂了一个大概轮廓。

    “教授听说了你和谢樱桃的事情,猜测谢樱桃会不会是你在另一个平行空间的女儿,因为某些原因,从时空裂缝中掉出来,来到了你现在所在的空间里?”

    “这也太玄了吧。”

    谢随不相信世界上还有这么邪乎的事情。

    “教授让我把他的联系方式给你,或许你会愿意跟他聊聊。”

    ……

    两天后,谢随去了一趟s大,见到了程警官口中的这位徐教授。

    徐教授约莫三十来岁的样子,是相当年轻的学者了,曾经在哥伦比亚大学拿下博士学位,一直在从事基础物理研究。

    谢随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给学生上选修课,课程的内容便涉及到平行宇宙。

    “平行宇宙的概念来自于量子力学,因为量子力学具有不确定性,在量子力学中,存在着多个平行的世界,在每个世界的结果各不相同,因此,不同的历史便发生在不同的平行宇宙中......”

    谢随坐在教室最后排,听完徐教授的整节课,虽然很多物理名词他听得不是很懂,但是他大概也明白了平行宇宙究竟是什么东西。

    下课以后,谢随找到了徐教授,和他一起走在金秋九月的校园里,详细地向他说明了这件事。

    “遇到你女儿的具体时间和地点,你还记得吗?”

    谢随当然记得,那天是他的生日,他选择在自己出生的这一天,结束自己的生命,算是一场仪式性的告别。

    那天只是简单地聊了聊,谢随也没有指望得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毕竟所谓“平行宇宙”理论,也并没有切实的证据证明它真的存在,只属于一种推测想象。

    几周后,徐教授再度联系谢随,声音听起来相当激动。

    “谢先生,你之前告诉我四年前遇到令爱的具体的时间和地点,我查阅了相关的资料,发现那几天的太阳黑子活动有相当大的异常波动,而您遇到樱桃的经纬位置,正好位于当时的太阳直射点。”

    “有什么联系?”

    “没有直接证据表面这和平行空间有任何关系,但您不觉得这一切都很巧合吗?”

    所有的巧合撞在一起,变成为了命运的必然性。

    “谢先生,还有一件事情我需要告知你,几天后的9月23日,也就是你遇到你女儿满整四年的这天,太阳黑子活动又开始出现异常波动,或许你可以带你女儿去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转转。”

    “这有什么帮助?”

    “如果真的是时空出现了罅隙,让她从另一个空间跌落咱们所在的空间,也许这就是唯一一次修复的机会了,再要等下一次机会,那就是五十年以后。”

    谢随挂掉电话,偏头望向趴在茶几上写作业的小女儿。

    她真的是来自另外一个平行世界吗?

    谢随曾经从她断断续续的讲述中,了解到了自己和小白的一生,了解到他们年少甚笃的感情,了解到他们的盛大世纪婚礼和婚后十年如一日美满甜蜜的生活。

    如果另一个世界的小白能够生活得很幸福,谢随的心也能够得到宽慰。

    9.23号这一天正好是周末,清早,谢随将谢樱桃从床上抓起来,给她洗了脸,梳了头,换上了新衣服,又给她书包里塞了好多她喜欢的零食坚果和橘子汽水,撑得满满当当。

    谢樱桃打着呵欠,不满地说:“今天不上课呀!”

    “跟老爸出去郊游。”

    听到“郊游”两个字,谢樱桃瞬间精神了,快速收拾好跟谢随一起出了门,还带上了她的郊游小黄帽。

    因为相遇的地点在郊区,需要走一段狭窄的小路,因此谢随没有开车,而是选择了骑摩托车,载着女孩来到了铁轨边。

    父女俩坐在铁道外面的小林子里。

    谢樱桃拿出了郊游桌布,铺在草地上,很无语地对老爹说:“爸,你确定我们要在这里野餐?”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林子里,时不时边上还有呼啸而过的火车,发出轰隆隆的噪音。

    这也太没有郊游气氛了吧。

    谢随看了看时间,计算着...当时他遇到谢樱桃是在下午三点,现在两点三十了。

    他不确定待会儿会发生什么事,但是他唯一确定的是...他真的很舍不得他闺女。

    见谢随面色凝重,谢樱桃心里莫名有点慌,她拉了拉谢随的手:“爸爸,为什么你带我来这里?”

    谢随没有回答,而是从书包里拿出了她的小熊洋娃娃,放在她的怀中。

    小丫头长大以后,就不再依恋她的洋娃娃了,谢随今天特意将它从箱子里翻了出来。

    小熊也变得陈旧泛黄。

    谢樱桃渐渐预感到不对劲,她一把将小熊娃娃扔地上,然后赌气背过身去,一个人偷偷地抹眼泪了。

    谢随看着时间差不多快到了,他面无表情地拉着小丫头的手,朝着铁轨的方向走去。

    谢樱桃死命挣扎,大声哭泣着说:“我不走!我不...不走!”

    “听话。”他沉声说:“你该回去了。”

    “我答应了要陪着爸爸,我不走...呜呜...爸爸不要赶我走。”

    “你有自己的人生,你不属于现在的我,明白吗。”

    谢随蹲下身,温厚的手掌轻抚着女孩满是泪痕的脸蛋:“爸爸和妈妈的生活很幸福,你是他们的宝贝,你应该回去。”

    “我不!”

    谢樱桃嚎啕大哭,一个劲儿地摇头,抽泣着说:“我不...”

    谢随抱着小姑娘,吻了吻她的脸蛋,轻声在她耳边说:“告诉小白,说爸爸很想她。”

    “不...”

    女孩泪流不止,死死地攥着谢随的衣角:“爸爸,我不走,你不要让我走...”

    谢随忍着喉咙里上涌的酸涩,用力扯掉了小姑娘的手,狠下心转身离开了。

    小姑娘跌跌撞撞地追在他后面,但她赶不上他的速度,渐渐的距离拉开了,她哭泣的声音也渐远去了。

    谢随走回到林子里,捡起了皱巴巴小熊娃娃布鲁吉。

    他背靠着大树,等了约莫半个小时,重新回去,望着远处横亘的铁轨,四野的荒草丛生,已经不见了女孩的身影。

    她应该已经回去了。

    谢随抓着小熊娃娃,坐在了铁轨边,偏头望向了茫茫的铁轨尽头,平复着心里不断涌上来的酸涩与悲伤。

    人的一生,会面临许许多多的选择,每一个选择都会导向不同的人生结局,或幸运,或不幸。

    不同的人生,就是不同的时空宇宙。

    但是谢随相信,有一点是不会变的,无论是哪一个时空里的他,他对小白、对樱桃的爱...永远不会变。

    ……

    天色渐晚,谢随起身,迈着沉重的步履离开了铁轨,推着摩托车,有气无力地回了家。

    他知道,自己不能自私,让小姑娘回去,是最正确的选择,她应该生活在父母的关爱之下,而不是只有他。

    这一个时空宇宙的他,永远属于孤独。

    家门边,谢随将手伸进包里摸钥匙,却发现自己好像又忘了带钥匙。

    以前每次忘记带钥匙,他都会给谢樱桃打电话,叫她来给他开门,而谢樱桃每次都会埋怨:“我爸真是太粗心啦,在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哦!”

    现在,再也不会有人来给他开门了。

    谢随伸手揉了揉眉心,摸出手机要给开锁匠打电话,就在这时,只听“咔嚓”一声,房间门露出了一条缝隙,缝隙里透出暖黄的灯光。

    宛如一道希望,重新照亮了他的世界。

    清丽的嗓音从门内传来:“我爸真是...太粗心啦!”

    谢随难以置信地打开房门,看到谢樱桃系着围裙站在他面前,手里还拿着沾了葱花的锅铲,生气地说:“下次,我爸要再把我一个人扔郊外,我就永远不会给他开门了!”

    失而复得的喜悦席卷了谢随,他无法思考,猛地扑过去,蹲下身将女孩揽入怀中,紧紧地抱住了她:“你怎么...”

    “我怎么没有走,是吗?”

    谢樱桃抱着谢随劲瘦的腰,闷闷地说:“因为今天是老爸的生日,我很早就说,我要送你一个生日礼物...”

    她要送给他的礼物,就是永远陪在他身边,陪他长大,陪他到老...

    谢随嘴角抿了起来,使劲儿捏了捏她的脸,捏得她嗷嗷大叫:“你太坏了!”

    谢随垂眸看着她手里的锅铲:“你又在瞎捣鼓什么?”

    “我在给你做长寿面啊。”

    谢随接过了她手里的锅铲,疑惑地和她一起走进厨房,看着锅里黏糊糊的面条。

    就知道会这样...

    他将锅里粘稠的面条倒掉,加了水准备重新开工:“去洗三个鸡蛋。”

    “得令!”

    小丫头屁颠屁颠去冰箱里取了鸡蛋,递到谢随手边,讨好地说:“爸,以后你每天都给我做饭吧。”

    “想得美,老子养你到十八岁,自己收拾铺盖卷滚蛋。”

    “啊,那...那我还不如刚刚就回去呢!回去我好歹还是寂氏集团的继承人呢!”

    谢随用锅铲把手敲了敲她的脑袋:“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谢樱桃揉着脑袋,对他露出甜甜的微笑:“永远不后悔。”

    ……

    谢樱桃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她选择了陪伴在年轻的父亲身边,看着这个男人一步步攀上事业的巅峰,看着他从年少失意,到逐渐成熟,看着他走进生命最丰沛的盛年,而后看着他迟暮老去,安详得宛如一张泛黄旧报纸,永远沉睡。

    寿终正寝,与世长辞,谢樱桃最后一次吻过了父亲皱纹满满却依旧英俊挺阔的眉宇,向他道别。

    50年后的9月23日,在白发苍苍的徐教授的陪同下,谢樱桃重新来到初遇时的铁轨边,坐了下来,望着远方青山苍翠。

    她知道,她的梦该醒了。

    当谢樱桃重新醒过来的时候,她还是当初那个8岁的小姑娘,抱着她的布鲁吉娃娃,睡在她房间里的小床上。

    门外传来了谢随急促的敲门声:“死丫头快起床了,起来背九九乘法表!”

    谢樱桃一跃而起,打开门怔怔望着他。

    他高大挺拔,年轻英俊,有力的大掌抓住小丫头单薄的肩膀,直接将她提了起来:“今天要是再记不住,老子真的要揍你了!”

    谢樱桃紧紧抱住谢随的腰,不住地用脸蛋蹭她。

    谢随皱眉,低头看着她:“喂,你要是以为撒娇就可以不用背乘法表,你就大错特错...”

    “爸,我爱你。”

    “……”

    谢随的手落到她的肩上,用力搂住,不自然地将视线别向一边:“那...今天就不背了。”

    “爸爸,生日快乐啊。”

    “一句生日快乐,连礼物都免了,我这老爸当得有点便宜。”

    “才不是呢,礼物我早就送给你啦!”

    “你梦里送给我的?”

    “老爸你好聪明啊!”

    谢随撸着小丫头的脖子,带她来到咖啡桌边,寂白正拿着奶油包,专心致志地做蛋糕。”

    谢樱桃坐在爸爸妈妈中间,和妈妈一起做蛋糕。

    “去洗手。”

    “洗干净啦!”

    寂白又望了望谢随:“你也是,去洗手!”

    谢随耸耸肩,听话地去厨房洗手。

    趁他离开以后,谢樱桃凑近了寂白的耳朵,她好想好想告诉他,梦里爸爸没有死,火车驶过来的那一刻,她救了他。

    可是谢樱桃终究还是改变了主意,她不想打扰老妈现在平静而幸福的生活。

    “老爸说他很爱你哦!”

    寂白笑着将奶油糊到小家伙的脸上:“人小鬼大。”

    厨房里,谢随吹了声口哨。

    谢樱桃记得,这是她和年轻老爸的秘密“暗号”!

    谢樱桃心跳疯狂加速,一阵风似的跑进厨房:“爸!你是他吗!”

    谢随将她抱起来,放到水台上:“我是谁?”

    “他啊!年轻老爸!你是他对不对,你想起来了对不对!”

    谢随冲寂白喊了声:“小白,你女儿今日份的犯傻又开始了。”

    谢樱桃失落地叨叨:“你不是,瞎吹什么口哨呀!”

    谢随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临走的时候捏了捏她柔软的耳垂。

    但…这个动作,也只属于年轻老爸!

    “你到底是不是呀!”

    “告诉我呀老爸,你是不是!”

    “你要不说,我就当你是咯!”

    谢随依旧笑而不语。

    寂白不解地问:“什么是不是的,你们父女打什么哑谜?”

    谢随漫不经心说:“你女儿日常犯蠢,不是早就习惯了吗。”

    ……

    你到底是不是他。

    谢樱桃终其一生,都再追问老爸这个问题。但老爸也真的很坏,就不告诉她问题的答案。

    即便如此,谢樱桃也觉得好幸福,因为自己还有一生的时间,能够陪伴在他们身边。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随哥小白和小樱桃的故事,到此完全落幕,谢谢大家一路陪伴,希望这个故事能带给你们温暖和快乐。

    明天开始更新述哥和小棠的番外,几章的样子。

    不想看的话,就不要购买哈。

    火火的故事永远不会结束,6.14《在凶悍的他心里撒个野》开始动土,感兴趣的话专栏预收可以走一波,614,约!

    文案如下:

    那年,江城一场灾难,那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少年,站在在阴暗的角落里,凝视世界。

    他残忍、乖戾,阴狠..是黑夜里最危险的存在。

    时光倒流,在那个凶狠的少年还未酿成大错之前,一个女孩忽然出现在了他的生命中。

    她说自己无家可归,想留在他身边。

    她很乖,笑起来也很甜。

    **

    那天顾怀璧回家,看到飘在窗边的裤衩,阴沉着脸走进房间——

    “谁让你动老子东西,以为老子舍不得走你?”

    边边正在写作业,用柔柔的嗓音说:“哥,内裤换下来就要洗哦。”

    从此以后,顾怀璧的生活从以前的抽烟喝酒打架,变成了送边边上学,抓耳挠腮给边边辅导功课以及...藏好自己的内裤。

    后来,人们发现,江城那个凶悍的豪门恶少身边总是带着一个女孩,女孩牵着他的衣角,害怕地躲在他身后。

    “怀哥,这谁啊。”

    “我他妈要是知道这谁,早把她送回去了。”

    **

    边边收拾行李离开大宅的那一天,顾怀璧冒雨赶回家,堵在门口,眸光阴冷——

    “说好陪老子一辈子,嗯,想跑?”

    边边畏惧地说:“我又不是你妹妹。”

    顾怀璧将女孩按倒在墙边,捏着她的下颌,用力吻上去——

    “那就给老子当女人。”

    脾气暴躁冷漠不良少年vs重生回来的治愈系小软妹

    男主浑身上下都很躁,会丧失人性变成怪物,只有女主能治愈

    都市童话,青梅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