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 > 89、第 89 章
    纪燃一睁眼, 就看到了床头柜的药。

    啤酒后劲不大,他其实不是很难受。

    他撑起身,借着床头灯的光,一口把杯子里的水饮尽, 半躺在床上, 往窗帘看了眼。

    天还是黑的。

    纪燃下意识伸手,在枕头下翻了一会, 才隐约想起手机放在了客厅。

    这间客房没有时钟, 看不到时间,纪燃干脆重新躺了下去,想睡一个回笼觉。

    翻来覆去几分钟, 睡不下去了。

    他犹豫了会,还是下了床,走到客厅摸索着开了灯, 在桌上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为了不吵到程鹏, 他回了房间才把手机打开。

    几条消息跳了出来。

    q:还没回家吗。

    q:你晚上吃太少了,我买了夜宵。

    q:在哪。

    他来回看了两遍, 才抬头看时间。

    4:11。

    正要关掉对话框,就见上头的备注一变。

    【对方正在输入……】

    纪燃一怔。

    他抿唇,侧身躺着, 床头灯也被他关了, 此时手机撑在眼前,成了这个房间里唯一的光。

    这个提示来回显示了几遍,都没消息弹过来。

    纪燃睡意全无。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手机屏幕, 一看就看到六点。

    那个输入字样终于停下来了,一个多小时,对方连个屁都没放。

    纪燃心疼了一下自己这小段睡眠时间,然后打开秦满的资料卡,把人拉黑了。

    程鹏第二天要上班,八点便从房间出来。看到沙发上坐的人,他一挑眉:“醒这么早?”

    “刚醒。”四点到现在一直没睡着的人撑着眼皮道,“我车钥匙在哪?”

    程鹏拿出钥匙:“怕你找不到,帮你收着……昨晚秦满给我打了个电话,问你的情况。”

    “知道了。”纪燃接过钥匙,“回去了。”

    程鹏:“不问问我们说了什么?”

    “这是我和他的事,我会自己回去找他说清楚。”纪燃从桌上拿过昨晚那份文件,“走了,辛苦你昨晚伺候我。”

    程鹏气笑了:“你还知道是谁伺候的你,看来没气坏。”

    “烟还有吗。”纪燃走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来,“给我一盒,我家里没有了。”

    程鹏伸手进口袋:“戒到一半放弃了,不太划算吧。”

    “人都处一半要丢了,烟算什么。”纪燃从他手中接过烟,摆摆手,算是道别。

    回到家,纪燃把车开进车库,没急着下车。

    他坐在驾驶座上,开着车窗,点了支烟。

    抽完,他才打开车门,顺手拿起文件,把烟摁灭丢到垃圾桶,转身进了屋。

    他昨晚设想了一下和秦满见面的场景。

    他字典里没逃避这个词,真受不了,睡一觉也就过了,该解决还是要解决,拖着不是事儿。但他翻来覆去想了很多遍,都摸不透秦满会是个什么态度。

    他做了好几种假设,认错、愧疚或是嘲讽,唯独没想到,对方一大早就出了门,连个影儿都没留给他。

    家里空空荡荡,没人。纪燃走进卧室看了一眼,被褥还是昨天出门时的模样,像是没被动过。

    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装的镇定裂出一条缝隙。

    这人该不会连解释都不解释……就走了吧。

    纪燃看向衣柜。

    十来秒后,他才挪动步子走过去,打开柜门。

    左侧是他各色t恤卫衣,颜色千奇百种,右边是男人的西装,黑灰白,单调无趣。

    直到纪燃回过神来时,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松了口气。

    他烦躁地揉了揉头发,刚剪的短发瞬间被他搅乱。他后退了两步,整个人重重倒在床上。

    昨天在程鹏家,他还能忍着。现在回到这里,那些情绪一拥而上,把他牢牢围住。

    这张床近几个月来每晚都是两个人在睡,他每天睡醒,几乎都被秦满抱着,秦满体温总比他高,贴着滚烫,令人安心。

    浴室里,两人的牙刷也总是面对面相望。

    就连电玩,里面也都是秦满刷新的记录。

    纪燃回过神来,才发现眼前有些模糊。

    操了。

    真是没点出息。

    纪燃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眼睛抵到手臂上,把那点可怜的湿润全部抹掉。转身站起来,准备找点事情分散注意力。

    他坐到电视前,找出自己那些游戏光盘,翻了几个,才发现最近因为他们玩得勤,摆在上头的全是双人游戏。

    好不容易翻到一个单人游戏光碟,放进去,电视一亮——

    【亲亲小学弟,您之前通关至47关,请问是否读档?】

    秦满把他游戏名改了。

    还把他通关五六十次都没过的46关给碾过去了。

    这人就是这么讨厌,别人打了一星期都打不过的关卡,他几遍就能轻松跳过。

    有些人生来就被上天眷顾着。

    学习是,工作是,打游戏是,谈恋爱也是。上天给秦满开通了全身buff,专程拿来碾压他这种生活不顺的凡人。

    他一狠心,把存档全部清空,账号自杀重来。

    【请输入您的名字——】

    纪燃操控着按钮,正准备挑选拼音,给自己取一个新名字,就听见铁门外传来一阵引擎声,声音闷重震耳,纪燃听着十分熟悉。

    他一怔,放下手柄走到窗前。

    门外停着他前几天卖掉的那辆磨砂黑跑车,他还没反应过来,车牌就被自动识别,铁门缓缓打开。

    纪燃听见自己脑子里轰了声,然后忍不住一笑。

    最后的遮羞布被掀开,纪燃觉得自己脸上此时就刻着傻逼两个字。

    别人骗你瞒你,你还上赶着卖车给人凑开公司的钱,这不是犯贱是什么。

    换他是秦满,估计心里能得意到上天。

    他笑得头疼,从口袋里拿出烟,又点了一根。

    秦满觉得自己也挺傻逼的。

    他前段时间还嘲笑温笑,说自己不会落到他那境地,转眼就在沙发坐了个通宵,整晚开着手机聊天界面,一句话不敢发过去。

    把车开进车库,看到里面多出来的车子,他动作一顿。

    然后开门下车,快速走进屋子。

    刚到客厅,就闻到一股淡淡的烟味,他一闻就知道,不是纪燃喜欢抽的那牌子烟。

    惦记了一晚上的人就站在落地窗前,稍侧着头,冷淡地看着他。

    两人谁都没说话。秦满看够了,才挪动脚步,走到他身边:“怎么又开始抽了。”

    一晚上没睡,他声音低哑得吓人。

    纪燃没应,他收回目光,徐徐吐出一口烟。

    “昨晚喝了多少。”秦满问,“胃难受吗。”

    纪燃抽完最后一口,转身走到茶几旁,把烟拧灭在烟灰缸中。

    然后拿起旁边的文件往秦满那一丢,重重砸到他衣摆上,紧跟着掉落在地。

    “有没有解释。”纪燃终于开了口。

    秦满没看地上的东西,他微微张嘴,又闭上,最后说:“没有。”

    没什么解释的,他确实没破产,也的确骗了他。

    再怎么解释,这两点都切实存在,在纪燃捧出来的那颗炽热心脏面前,那些欺骗的理由连泥都算不上。

    饶是纪燃做足了准备,心脏仍是一抽。

    他弄错了。

    这场赌局从一开始,他就没有任何胜算。

    只是习惯了黑暗,一直仰视多年的窗户突然朝他打开,他还是会忍不住朝那道亮光跑去。

    最好笑的是……秦满明明已经承认了,他那句“滚”在嘴边来来回回拉扯,就是没能说出去。

    这话一出,那他俩就彻底完了。

    纪燃突然意识到,自己比预想中陷得更深。

    这算是个噩耗。

    “抱歉,我原本想早点告诉你。”多说无益,秦满看着他,眼底满是心疼和疲倦。

    他接着说,“如果你觉得我是在耍你,要分手,我也答应。”

    这话等于断了纪燃所有后路。

    他不可能张口让秦满留下,那他成什么了?

    这是想让他知难而退啊。

    纪燃缓过神来,嗤笑:“当然要分,不分,我留着你过年?”

    两人表情都很难看,秦满沉着脸,纪燃嘴边的笑都不是那滋味。

    许久,秦满点头:“我尊重你。”

    尊重你麻痹。

    上床的时候让你停下,也没见你怎么尊重了,现在分手了,倒讲起这一套了?

    纪燃隐约被激怒,他讥笑:“就算分手了,我们合同还在,你还得给我做牛做马——”

    “我会单方面违约。”秦满很镇定,他喉结动了动,道,“我会按照合同,付你三倍的违约金。”

    纪燃恍然大悟。

    是了,秦大少爷家财万贯,怎么会被这纸小小的合同困住。

    他突然很想笑,这样算来,那他们这几个月算是什么?

    闲着无聊,找他玩游戏吗?

    他克制住冲上去揍人的冲动,点头哂笑道:“行。账号我会发给你。”

    “还有这个——”

    秦满抬手,摸到了中指的戒指上。

    纪燃胸口像是被车轮子来回碾了几遍,都麻木了。

    他看着秦满把戒指摘下来,男人的手修长好看,秦满曾经用这只手抚摸过他的脸,牵过他的手,给过他无尽快/感。

    每每感受到戒指冰凉的触感,他都能激动到颤栗。

    而现在,戒指被轻易卸下,上面连道痕迹都没留下。

    纪燃缓过神,面无表情地摸了摸自己手上的戒指,刚准备摘下。

    “——这个,我不打算还你。”

    纪燃动作一顿。

    秦满把戒指握在掌心,放进口袋里。

    “违约金三天内会打到你的账号,我不会再跟你维持任何金钱关系。”秦满抬眼看他,“我是骗了你,这我无法辩驳,没来得及提早跟你说也是我的问题,我都认。”

    “但是,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骗你。”

    纪燃:“……”

    这是什么品种的狗东西啊。

    “我还是会接过你的卡,跟你谈条件,跟你上床,跟你恋爱。”

    说到这,秦满朝他无奈一笑,“……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突然出现在面前,说想跟你做/爱,谁能拒绝?我反正不行。”

    纪燃一愣,被他这莫名其妙的话搅得头昏脑涨,下意识道:“谁他妈说要跟你……了?”

    “一个意思。”

    “……”

    “事情是我没处理好,你想分手,我没异议。”这回,不等纪燃说话,秦满便继续往下说,“分手了,我再继续追你。”

    纪燃拧眉:“……什么?”

    “我重头追你。”秦满重复,“不会再扯上包养和合同,我堂堂正正追你,我不想当你情人,只想跟你谈恋爱,还想跟你保持随时能出国结婚的那种关系。”

    纪燃震惊了。

    他张着嘴,半天没说出来话,许久后才说:“谁他妈……给你的自信啊,世界上好男人这么多,老子才不会吊死在你这棵树上。”

    听见纪燃骂人,秦满反而松了口气。他扯出一个笑:“没关系,我看看哪棵树敢给你吊,我把他树枝全切了。”

    纪燃:“就你……”

    “对,就我。”秦满打断他的话,哑声道。

    “纪燃,你要喜欢我,就挂我这一辈子,随你怎么折腾都行。要是讨厌我,就骂我,整我,吊着我,别让我痛快,也别去找别人。”

    作者有话要说:  太困了,也太卡了,现在才折腾完,来晚了非常抱歉。

    这是9w营养液的二更,晚上还有,非常感谢大家的雷和营养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