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 > 169、第 169 章
    刘阮被陆少阳抱在怀里, 觉得很是安心, 她的心结早在江夏来接她的时候已经解开, 因而此刻十分淡定:“对不起,爸爸, 我上体育课的时候不小心把脚扭了。”

    陆少阳回头看了一眼江夏, 知道肯定没有刘阮说的那么轻松。

    倒是陆海铭着急地看向刘阮, “姐, 你是怎么扭伤的?看起来好严重。”

    待他们走进家门, 陈淑芬和陆友德看到刘阮的脚,又是一番询问。显然, 全家人都因为刘阮的受伤而心有不安。

    晚上, 刘阮在江夏的帮助下完成洗漱,她在回来之前跟江夏拉过勾,让她别把学校发生的事情告诉家里人。这些事情, 她自己能够解决,并不想因为这点小事惊动家里人为她打抱不平。

    江夏嫁进陆家的时候,刘阮已经九岁了, 要强的她早就学会了独立。

    第一次需要依靠江夏的帮助洗脚, 对于刘阮来说是一种陌生的体验。

    “阿阮, 你今天处理得很好。”江夏抬头,看向坐在凳子上的刘阮,四年的时间,她已经长成一个大姑娘了。

    听到江夏的表扬,刘阮有些不太自然, “我其实很生气,也很想揪着她的头发揍她一顿。可是,后来我一想,何必跟这种人计较?她不过是嫉妒我而已。”

    江夏擦了擦手,然后拿过一个布娃娃递给刘阮。

    “喏,把它当成是坏女孩,教训她一顿就好了。”

    刘阮微微一愣,然后拍了拍布娃娃的头,“让你背后说我坏话,让你在打篮球的时候踩我的脚,可恶,可恶!你这样的人,是不配有朋友的!”

    江夏倒了洗脚水过来,发现刘阮的神色好了很多。她跟刘阮一起在床上躺了下来,这还是她们第一次同床共枕。

    因为担心刘阮晚上起夜不方便,所以江夏决定今天晚上跟刘阮一起睡觉。

    “离我这么远做什么?靠近一点!”江夏主动贴近刘阮,她可以闻到刘阮身上淡淡的柠檬香气。

    刘阮只有在很小的时候跟奶奶陈淑芬一起睡过觉,感受到江夏的靠近,她有点害羞,双眼亮晶晶地看着江夏,“夏夏,你身上有一股草莓的香味,好好闻。”

    “是吗?那我再凑近一点。”

    两人依偎在一起,刘阮很快就睡着了。

    江夏看了看刘阮的睡颜,然后关掉床头的台灯。她今天忙碌了一天,早就累坏了。

    第二天早上,江夏被一阵窸窸窣窣地穿衣服的声音惊醒,她缓缓地睁开眼睛,发现刘阮已经穿好了上衣,正在跟裤子做斗争。她的右脚脚踝打了石膏,穿裤子会特别麻烦。

    “你怎么不叫我?”江夏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来,“我昨天发现你的衣柜里没有合适的裤子,所以从我的裤子中找了一条给你穿。放心,是运动款式的,侧面有拉链,穿和脱都很方便的。”

    江夏拿起昨天晚上提前准备好的裤子,递给刘阮。

    “需要我帮忙吗?”

    “我自己可以的。”

    等江夏换好衣服出来,发现刘阮已经在给自己扎头发了。她坐在梳妆台面前,旁边放着一根拐杖。

    看着镜子里的刘阮,江夏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吃过早饭,陆少阳和江夏先把陆海铭送到小学,然后再送刘阮去初中。

    军绿色的吉普车很快在北师大附中门口停了下来,刘阮原本打算用拐杖拄着自己进教室,谁知道她被陆少阳一把抱了起来,拐杖也被江夏拿在手里。

    “爸爸,夏夏,我自己可以的。”

    陆少阳低头看了一眼刘阮,笑了笑,“我的宝贝女儿的脚踝受伤了,我怎么舍得她多走路?听话,放些在教室里等我,我来接你回家。”

    就这样,在同学们复杂的眼神中,陆少阳和江夏小心翼翼地将刘阮送到教室。江夏甚至特别对那个结巴的胖女生笑了笑,感谢她昨天背刘阮去医务室。

    在江夏和陆少阳走后,刘阮的桌上多了一盒巧克力。

    “刘阮……同学,吃……吃糖,让……让人心情,好。送给你,祝你……早日康复。”

    刘阮拿起自己面前的巧克力,嘴角上扬,“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自从刘阮的脚扭伤之后,江夏忽然意识到,自己对她和海铭的关心是不够的。于是,她特意把周末空出来,周末不安排任何工作上的事情,而是把时间画在陪孩子上。

    时光匆匆,很快陆佑安小朋友迎来了自己周岁的生日。

    他现在能够脱离大人的帮扶站稳,但是还不敢自己迈步。推着塑料凳子,或者扶着沙发能够自由活动。

    早上起床,他穿上了陈淑芬特意给他准备的红色小棉袄,带着一定红色的帽子,看起来精神极了。似乎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他脸上的表情特别兴奋。

    “姐姐,哥哥,好!”安安现在不喜欢被人抱着,他推着一张塑料小凳子,自由地在客厅里活动。看到刘阮和陆海铭,他笑得露出了自己洁白的小米牙。

    “安安,生日快乐!”刘阮和陆海铭蹲在地上,双手送出了自己准备的礼物。

    跟同龄的孩子不同,刘阮和陆海铭一方面可以从家里领到每天一元钱的零花钱,过年过节的时候还能积攒下一笔不菲的红包。再加上他们有时候倒腾一些小买卖,手里的钱也有好几百块。

    安安双手笼住哥哥姐姐们送的礼物,高兴地在他们脸上分别亲了一口。

    他还没有收礼物的概念,还以为是哥哥姐姐在陪自己玩耍。

    不一会儿,江夏和陆少阳从房里出来,看到客厅里的安安,他们也拿出了提前准备好的生日礼物。这下,安安面前就有四份生日礼物了。他眨了眨眼睛,低头用手指头数起来,“一,二,三,四!”

    安安的周岁生日宴定在李园,李定坤身为舅舅,包揽了一切的费用。

    就连在广州的江家人,也都抽时间特地飞到北京,为安安庆祝周岁的生日。

    等江夏他们到达李园,大家也都来得差不多了。除了陆家人和江家人外,李定坤和邵仪婷,李红梅和乔治,以及黄桂花和刘杨,何海彦、周海笙、杜文砚都给安安准备了礼物。

    第一次收到这么多礼物的安安有些懵了,他被陆少阳放在一张红地毯上,茫然地看着自己面前的一大堆东西。

    “安安,抓这个!”刘阮指着一把木头枪笑道。

    陆海铭站在红毯的另一边,他指着一串铜钱对安安说:“抓这个,钱钱哟!”

    站在地毯上,陆佑安想要迈步,但是觉得不稳当,于是慢慢地蹲下来,双手趴在地上,改用爬的方式前进。

    书抓过来,木头枪抓过来,铜钱抓过来,他发现自己的衣服口袋没有包,于是把这两样东西揽进怀里,然后带着东西继续前进。最后,红毯上摆着的东西基本上都被安安挪到他面前。

    抓周仪式本来就是图个好玩,见安安如此,大人们也只是哈哈一笑。

    难得大家开心地聚在一起,江夏在开饭之前特意强调了,今天不许说工作。

    身为小寿星,安安吃过午饭便睡着了。他今天太累了。至于其他人,则是被李定坤领到了李园新增的娱乐场所,戏园子和歌厅去。戏园子适合老年人,而歌厅适合年轻人。

    江夏走进李定坤口中的歌厅,恍然发现这不就是后世的ktv吗?

    “阿坤哥,什么时候拓展的业务?挺不错的呀!”

    李定坤安排大家坐下来,然后笑着看向江夏,“上个月才弄来的设备,咱们这里跟外面乌七八糟的歌厅不一样,专业的设备,清雅的环境。”

    在大家的起哄下,作为今天宴会小主角的妈妈,江夏接过话筒。

    “我好久没有唱歌了,那就献丑给大家来一曲。”

    黄桂花激动地站起来鼓掌,“夏夏,我还记得你四年前唱的橄榄树,能够唱那首歌吗?”

    当年,江夏可是因为这首歌成了罐头厂实至名归的厂花。

    江夏点了点头,“行,那就唱橄榄树吧。”

    悠扬的前奏很快在包间里响了起来,“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

    大家被江夏悦耳的歌声所震惊,没想到江夏唱歌居然这么好听。

    陆少阳宠溺的目光落在江夏的脸上,他的夏夏,人美歌更美。真想用录像机把这一幕录下来,等老了的时候拿出来回放。

    唱歌在这个时代还不是特别流行,然而今天就是为了娱乐,因此要求每个包厢里的人都要唱歌。

    陆少阳没法,被大家推到前面。

    他举起话筒,清唱了一首团结就是力量,赢得了大家热情的掌声。

    江夏也是现在才知道,原来李定坤五音不全,无论任何歌到了他的嘴里,都会变一个腔调。他和邵仪婷的合唱,成了大家欢乐的源泉。刘杨唱歌还挺好听的,黄桂花居然清唱了一段京剧。至于其他人,有些放不开,糊弄过去了。

    晚上,陆少阳搂着江夏的肩膀,低头看着怀里的江夏:“夏夏,我还要听你唱歌。”

    “现在都几点了?爸妈和孩子都睡了。”江夏懒洋洋的,正想睡觉。刚刚出了一身汗,她这会儿昏昏欲睡。

    陆少阳直接把手放在了江夏的腰窝,“你小声一点,只唱给我听。就唱《甜蜜蜜》。”

    江夏被腰间的酥麻弄得扭了扭,“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

    跟江夏紧紧地贴在一起,陆少阳专注地看着江夏,有你生活才甜蜜蜜。

    12月底,盛夏集团迎来了第一个会计的年度决算。美嘉日化和盛夏服饰的打赌,也有了结果。

    出乎大家的意料,后来居上的美嘉日化无论是在收入上,还是利润上都高出盛夏服饰一截。盛夏服饰倒也干脆,直接把赌注交给了邵仪婷,盛夏集团也给出了相应的奖励。

    因此,每一个美嘉日化的工人清晰地知道,自己的年终奖里多了一笔来自于跟盛夏服饰比拼赢来的奖金。

    “这次是我们大意了,今年比赛继续,怎么样?”江瑞清和江瑞福两兄弟商量之后,再次发起了挑战。

    邵仪婷和黄桂花这边欣然应战,“比就比,有人愿意给我们送钱花,我们当然乐意收。”

    时值年终决算,各个分子公司的总经理也都需要到总部述职。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五个分子公司中盛夏贸易公司的利润水平式最高的,当然因为它代理了盛夏服饰和美嘉日化的所有外销业务,因此它没有参与到比赛中来。

    黄桂花所在的美嘉中草药公司暂时垫底,不过因为它的成立时间最短,黄桂花海没有来得及扩展业务。

    决算完成之后,新一年的绩效指标也发到了各位总经理的手中。这半年来,江夏看到了集团公司员工的努力,这些绩效指标都是根据每个公司的发展趋势有依据制定的,而不是拍板拍出来的。

    这其中,需要大量的数据统计和数据分析工作,都是由总部的财务部和市场规划部门统一完成。

    看到手中的考核指标,就连一向底气十足的何海彦都微微一愣。

    “夏夏,这个指标是不是有点太高了?”江瑞清首先提出疑问。刚刚发放的年度经营指标几乎在今年数据的基础上翻了一番,他们能够做到吗?

    会议室里,江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的双手按在会议桌上,“我跟大家说说未来盛夏集团的发展方向,我们不仅要把日化全面拓展开来,占领牙膏、洗头膏、沐浴露、彩妆的市场,还要把服饰在国内全面铺开。这些都是我们进军汽车制造业和计算机行业做准备的。”

    听了江夏的话,五位总经理都开始低头沉思。

    在他们安于现状的时候,江夏已经比他们想得更远。

    或许,这就是江夏跟他们最根本的不同,她的目光从来不会因为现在的成绩而停留,这才让大家一直都追随着江夏的脚步,走上一个又一个让过去的他们难以置信的台阶。

    “我签!”黄桂花手中的指标是她公司现状的三倍,然而她是最先表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