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流云引 > 第六百五十二章 溪云初起日沉阁(六十三)
    有个士兵觉得这样不好,小声提议:“苏将军说过了,打战期间不能喝酒,要是周将军你们实在想喝,不如等攻下万州城再好好喝一场吧,不然耽误了事情,苏将军可是会很生气的。”

    被一个小士兵驳了面子,周英名瞪时黑了脸。

    那副将立马出了打圆场,推了那士兵一把:“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能说说你话吗?现在是你能说话的场合吗?不想喝就滚出去。但是我可丑话说在前头,要是有什么不该说的话你说出去了,就不要怪哥哥不留情面了。”

    小士兵也不敢说什么了,低着头离开了。

    副将又转头去跟周英名说:“小孩子年纪小不懂事,差点搅了周将军的雅兴。算了不说他看,咱们去喝酒。”

    周英名小肚鸡肠,但是他跟这副将感情不错,也算卖他个面子,“走吧走吧,尝一点解个馋,又不喝醉。”

    一堆人熙熙攘攘,但是等真拿了酒,他们早就忘了一开始说的话了,个个喝得烂醉如泥还不肯罢休。

    这样,就算是话都不顺溜了还一个劲互相劝酒。

    “来来来,周将军,再喝一杯!”

    “副将家酿的酒比外面那些好喝多了,回去以后可不能吝啬啊,得多给兄弟一些。”

    “周将军说笑了不是,咱哥俩什么感情啊,到时候您亲自去拿,要多少拿多少。”

    “哈哈哈,那我可不客气了!”

    一群人喝酒谈天说地,军营没有人负责巡逻,甚至没有人注意到一队鬼鬼祟祟的身影穿过了他们。

    第二天,苏明整好军队,来到了万州城下,但是这时,万州城城门突然开了,一个小兵跑到苏明马下,把一封信交给了他,还说:“我们将军让你看了再做决定。”

    苏明犹豫着接下了,拆开看到上面的内容,面露疑惑。

    上面写着白鹭城,也就是昆国在边境的一座城池,说不少百姓落到了他们手里,要求苏明他们投降,不然就将他们全部杀了!

    苏明尚不相信,因为要从万州城前往白鹭城势必要经过济州城,可是他并未受到有人穿过的消息,只是这时候他没有看到身边的周将军面如死灰的模样。

    苏明刚想把信撕了,就有人来传话,说是白鹭城失踪了不少百姓,有人目睹说是昨晚一队神秘人将他们抓走了,关在一个地方,那里还守着好些个苍国的士兵。

    苏明和孟浮生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难以置信,这时,苏明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看向周英名,对方像是被他的眼神烫到了,立刻转开了头。

    这下苏明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他留下一句:“到时候收拾你就带着孟浮生往关在百姓的地方赶去了。”

    周英名双腿发抖,然后跌坐在地上,旁边的人没有扶住。

    他此刻心里在想:死定了,谁不知道苏将军平日里好说话,也从来没有耍过官威,可那只是平时,一旦牵扯到军令,那必是铁面无情,这下子,他不仅要丢了帽子,也许连头都要丢了。

    他现在只能祈求被抓走的百姓没有事情,否则他于心不安,甚至觉得死都不足以赎罪。

    苏明和孟浮生骑着马很快就到了,那里围了不少百姓,昆国的士兵们将他们隔开了。

    苏明一把推开走了进去,就看到被捆着丢在中间的二十几个百姓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个个面色苍白,而围着他们的,正是腰上缠着**的苍国士兵。

    被困的百姓们见着苏明,立刻哭了出来:“苏将军,你可以定要救我们啊,我们不想死。”

    “救救我们!”

    “别吵!”一个苍国士兵一脚踹在一个年迈的老人胸口,老人立马晕了过去。

    孟浮生看的眼睛发红,大喊:“住手!你们倒底要做什么!”

    那些苍国士兵手搭在腰间的**上,面露决然之色,令人毫不怀疑要是他们讲错了什么话,他就会拉响**,跟无辜的昆国百姓们同归于尽。

    其中一个士兵说:“只要你们把抢走的苍国粮草以及济州城还回来,我们就将他们放了,不然,就一起死吧!”

    孟浮生讽刺道:“你们的太子殿下也就会这种把戏了,那些都是无辜百姓,你们居然做得出用他们的性命要挟一事,真是让人鄙夷。”

    “闭嘴!”一小士兵黑了脸,眼神也危险起来,“你们要是不在乎你们自己国家的人,那就怪不得我们了!”

    说罢,他竟是要点燃**。

    苏明连声道:“等等!让我们考虑一下!”兹事体大,救出百姓固然要紧,可是那座用了不知道多少士兵的鲜血换来的济州城也同样很重要,哪里是一时半会就能想通的啊。

    “啊!”

    这时,人群中突然传出惊呼声。

    孟浮生和苏明两人看过去,目眦欲裂,原来一个士兵拖了一个百姓出来,将他的头砍了下来。

    那是一个死不瞑目的老人家,浑浊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头滚入了人群,然后就是哭喊声。

    “爹!”

    “爷爷!”

    杀人的苍国士兵得意地勾起嘴角,又把一个人拉了出来,挑衅地问:“怎么样?还想不想再试一下?我告诉你们,下一次,可就不止这一颗头了,你们最后尽快决定,我的耐心可不好。”

    两人对他们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啖其肉,可是如今情况紧迫,他们也只能采取损失最小的做法,不然要是这批百姓出了事情,他们可就彻底失去民心了,并且他们也过不去自己心里那道坎。

    苏明只能同意。

    “好,我答应你,但是你必须先将他们放了。”

    “做梦。”那人恨恨道,“别以为我好骗,到时候我们放了他们,你们要是反悔了怎么办?你们昆国人,个个阴险狡诈。”

    孟浮生:“论阴险狡诈难道还比得过你们?哼,那你们说,要如何?”

    如今是他们掌握了先机,他们不得不暂时妥协,这也是为了保护百姓们的安全,相信就算是杜维桢知道了,也是相同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