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鞘中霜色 > 第一百回 别妻戍边
    却说沈灵珊得知皇上赐婚的消息,芳心大悦。几年来与陈文祺的痴情苦恋,一路走来跌宕起伏、聚少离多,更因为陈文祺身在仕途,令她常怀参商之虞。如今得蒙皇上赐婚,一段姻缘终于修成正果,教她如何不激动万分?又想到如果生身父母尚在,看到自己穿上嫁衣、即将成为**,该是何等的高兴?想着想着,不禁悲从中来、泪洒衣襟。夏尧见她伤心落泪,连忙关切地问道:“怎么了珊儿?”沈灵珊怕引起外公的伤感,不敢说实话,她擦干眼泪,无事般地说道:“没事,外公,珊儿是高兴。”

    及至陈文祺勘破乌力罕失踪之谜回到夏尧的宅邸,两小因想到不久即成夫妻,一时竟是期期艾艾,不敢直视对方。

    次日,陈文祺去车行赁了两辆带有轿厢的马车,装上夏尧不多的“家当”,离开京城,一路向湖广驰来。不一日,三人顺利抵达武昌府。

    时隔多年,韩梅姐弟再与夏尧相见,已经物是人非,大家不免又是一阵唏嘘。听完韩梅对当年的追忆,夏尧执意要去灵山看望女儿、女婿以及老友韩慎夫妻,沈清、韩梅无奈,只得陪同他一起上山。

    白发人凭吊黑发人,此情此景,真个是让人惨不忍闻。夏尧伫立在女儿的坟前,无语凝咽。半晌,他蹲下身捧起一掬泥土,浇在夏雪的坟上,然后用手轻轻地拍实。那样子,就似拍着怀中沉睡着的女儿,不敢惊了她的梦。良久,他转到韩慎夫妻的合葬墓前,向老友恭恭敬敬地鞠了三个躬,喃喃地说道:“韩兄,二十年不见,不想我兄弟已经天人永隔。为了国家,当年之事,我们无怨无悔。如今,梁芳兄弟和岭南八凶也得到了报应,您和嫂夫人可以瞑目了。”

    回到家里,夏尧示意陈文祺请出圣旨,沈清、韩梅、韩明看了旨意,方才转悲为喜。

    欣喜之余,沈灵珊依然想着数月来萦挂于怀的那件事,她将沈清拉到僻静处,问道:“爹爹,那事结果如何?”

    沈清一时茫然,反问道:“那事?哪件事?”

    沈灵珊睁大眼睛,不安地问道:“爹爹,您不会忘了吧?您可是作过保证的哩。”

    沈清这才明白她问的是何事,遂轻松地说道:“你是说方姑姑的事吧?爹爹既然作了保证,你还不相信?”

    沈灵珊喜道:“这么说,成了?”

    沈清点头笑道:“嗯,成了。”

    “爹爹,您真了不起。”沈灵珊赞了沈清一句,然后飞跑到韩明跟前,高兴地说道:“舅舅,恭喜恭喜,我有舅妈了。”她出生的时候,韩明才十岁出头,也是个孩子,因此两人既是舅甥又是朋友,关系特别融洽。

    韩明羞赧地笑了笑,没有做声。

    一句话提醒了韩梅,她向沈清说道:“是啊,师兄,方家允了这门亲事,明儿他们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要把他们的婚事给操办了?不然的话,外甥都成婚了,舅舅还是孤家寡人一个怎么行?”

    沈清为难地啧啧嘴,说道:“这事我其实也有考虑,只是有些棘手哩。祺儿和珊儿是皇上赐婚,并指定布政使司陶鲁大人主婚,日子不能拖延。若先办师弟的婚事,时间来不及;若办了祺儿珊儿的婚事再办师弟的婚事又于理不合。”

    “这有何难?”夏尧“哈哈”一笑,说道:“就定在同一天,双喜临门岂不更好?”

    “夏叔您这主意好是好,可依然不好办哪。祺儿自幼被陈家抚养,婚礼应当在陈家举行,届时我们送珊儿前去成亲。若师弟的婚礼同日举行,我师父师娘不在,我和师妹哪能离家?”

    “唷,这倒是个问题。”夏尧挠了挠头,咂舌说道。

    韩明这时开了口,说道:“夏叔、师兄、姐,您们就别为我的事操心了。祺儿珊儿是皇上赐婚,耽误不得,就择个吉日赶快办吧,其余的事以后再说。”

    大家想想只能如此,便商定沈清与陈文祺先去布政使司征询陶鲁大人的意见,然后去陈家庄与陈瑞山共同操持婚礼的诸般事宜。

    陈瑞山夫妇听说皇上赐婚,立时趴在地上望着京师的方向磕了几个头。当沈清提出在陈家庄举行婚礼的时候,陈瑞山却连连摇手,真挚地说道:

    “沈老弟,如果媳妇是别人家的女儿,老哥我就痛快地请老弟您夫妻来陈家庄,共同为祺儿操办婚礼;可如今这媳妇是珊儿啊,若婚礼还在陈家庄举行,您二老将珊儿送过来,算什么事?这委屈您们能受老哥我还不忍看啊。”

    “老哥哥,说什么呢?您们含辛茹苦将祺儿抚养成人,在家热热闹闹地办一场婚礼还不应该?”沈清也是真诚地劝道。

    “沈老弟,您就别劝了。布政使大人主婚,难道还要劳他动步到这僻远乡村来?您就让老哥哥我偷一回懒,到时我携家带口去吃个现成的喜酒,顺便逛逛武昌城,岂不更好?”又回头对闻氏夫人说道:“祺儿他娘至今都没去过省城,这回呀,你也去开开眼界,是不是?”

    闻氏连连点头。

    沈清见他如此说,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便将眼睛看着一旁的陈文祺,希望他说服陈瑞山。

    陈文祺笑道:“两位爹爹,祺儿有个不情之请。既然祺儿有幸拥有四位爹娘疼爱,那就请求多置办一次喜宴。虽然陶大人谦逊地说无论在哪里都行,祺儿认为还是在武昌城举办婚礼为好,省得人家往返奔波;但陈家庄族人众多,还有一干亲戚,不可能都请去武昌城,自然要在陈家庄请大家喝酒。您们看”

    “好极,好极。”陈瑞山、沈清两人击掌赞道。

    于是,沈清与陈瑞山既不请术士也不抽签算卦,两人就着家中现成的皇历,选定腊月二十这一天,在武昌城为陈文祺、沈灵珊举办婚礼,三日后即腊月二十二再回陈家庄置办喜宴。

    大事既定,陈、沈两人心里喜悦,让景星去当铺叫回陈祥山,就着闻氏夫人端上来的几样小菜,小酌起来。

    席间,陈文祺向陈祥山问道:

    “五叔,近些日子可曾上过大崎山?”

    陈祥山知他问的是否去过方家寨,便摇摇头说道:“没有。”

    “没有?那您知不知道浩玲姑姑的事儿?”陈文祺继续问道。

    “不知道。她有什么事儿?”

    “浩玲姑姑她已经找到意中人了。”

    陈祥山精神一振,探身问道:“真有其事?”随即眼神一暗,语气沉重地说道:“莫非她为了成全姐姐,胡乱答应了人?”

    陈文祺望着沈清一笑,说道:“才不是哩。此人哪,与五叔您比,差不了多少,与浩玲姑姑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陈祥山转忧为喜:“那就好,那就好!此人是何方人士?”

    陈文祺收起戏谑之心,一本正经地说道:“不与您卖关子了,那人就是我舅舅。”

    陈祥山喜道:“是你舅舅?哎呀,的确是天作之合。这谁牵的线,真个是独具慧眼啊。”

    “五叔,既然浩玲姑姑有了着落,五婶她也该答应嫁给您了吧?”

    一旁的陈瑞山高兴地对沈清说道:“我们这是亲上加亲了哩。”

    沈清点头道:“是啊。我现在在想,既然您坚持祺儿他们的婚礼在武昌城办,能不能将他舅舅的事情一并办了,毕竟年龄也不小了。”

    陈瑞山伸出筷子正要夹菜,听了沈清的话,又将手缩了回来,思索了一阵说道:“方家那可是孪生姐妹啊,怎能嫁一个留一个?何况嫁的还是妹妹?如果是这样的话,说不得老五这事也得办了?”

    沈清一听,发现问题来了,连忙说道:“陈兄莫怪,是我考虑不周。若我师弟与祺儿他们一并举办婚礼,五哥也得办吧?到时您们……咳,这事罢了,以后再说吧。”

    陈瑞山放下筷子,说道:“不。沈老弟,老哥想沾一下您沈府的光,将老五的婚礼一并在武昌城办了。三场婚礼同时办,方家兄妹定然高兴,我这里也省事,只是要给您们添麻烦了。”

    沈清闻言大喜,击掌说道:“好,好,好!陈兄如此说,那是将我们当一家人了,沈某何幸如之?陈、方、沈三家,只差方兄的意见了。要不,咱就不喝酒了,趁着天色还早,我俩这就启程上大崎山提亲去?”

    “还等什么?走。”陈瑞山放下酒杯,拉起沈清就往外走。

    “祺儿,你赶快回武昌城,告诉你娘、你舅舅,布置三间洞房,我俩去趟大崎山便即回来。”沈清边走边吩咐道。

    陈文祺本打算跟着上大崎山,瞧瞧岭南老怪是否真的死而复活。但爹爹既然让回武昌城,而且相信岭南老怪十有**是诈死,瞧与不瞧没什么两样,便即作罢。

    转眼间到了腊月二十,沈宅内外张灯结彩。前门小院中,临时搭起了一座彩棚,彩棚正中供奉着皇帝赐婚的圣旨,左侧摆放着两张红漆太师椅,右侧整整齐齐摆放着三张条凳,正中铺着一块大红鸳鸯戏水地毯。

    巳正时分,随着一阵喜乐自远而近,两乘八抬大红花轿来到院外,霎时鼓乐齐奏、鞭炮齐鸣,沈清、韩梅;陈瑞山、闻氏领着头戴状元帽、身披大红花的新郎陈祥山、韩明迎上前,拉着方浩钰夫妇的手说道:

    “亲家,恭喜,恭喜呀!”

    “同喜,同喜。” 方浩钰夫妇春风满面,愉快地应道。

    陈祥山、韩明两人自轿中牵出头顶大红盖头的新人,率先站在彩棚正中地毯上;在众人的喝彩声中,同样是头戴状元帽、身披大红花的陈文祺,挽着同样是头顶大红盖头的沈灵珊走出大门,在蕊珠的引领下,走到舅舅韩明的身边稍后一点的地方站立。

    因是皇上赐婚,而且又是三个婚礼同时办,沈清便请同是都指挥佥事的同僚顾俊为今日婚礼的司仪。

    看新郎新娘都已就位,顾俊站到彩棚前面,高声喊道:“婚礼开始。请新郎、新娘的父母、兄嫂就座。”

    沈清、韩梅,陈瑞山和妻子闻氏,方浩钰和妻子王氏等六人,依次走进彩棚,坐在右侧的条凳上。

    “有请安西伯夏尧夏大人就座。”夏尧已经致仕,顾俊没有唱出他的官职。在栓儿与春红的搀扶下,夏尧亦到彩棚左侧靠下的太师椅上就座。上首一张太师椅,是留给陶鲁的。

    “有请湖广布政使陶鲁大人主婚。”

    陶鲁从里屋出来,走到夏尧跟前停下脚步,向他拱手道:“夏大人,恭喜,恭喜!”

    夏尧忙站起身,还了一礼:“同喜,同喜!陶大人,让您费心了。”

    “应该的,您请坐。”

    陶鲁说完,转身自条案上捧过圣旨,清了清嗓子,说道:“陈文祺、沈灵珊听旨。”

    陈文祺、沈灵珊走到陶鲁跟前,双膝跪下;其余主、客人等,均在原地跪着旁听。

    “奉天承运皇帝诰曰:翰林院带俸学士、武德将军陈文祺,年已弱冠,正适婚娶之年,当择贤女与配。朕闻安西伯夏尧之外孙女沈灵珊品貌出众、温良敦厚、恭谨端敏且待字闺中,与陈文祺堪称天设一对、地造一双。为成就良缘,特许陈文祺、沈灵珊二人结为秦晋之好,并准带俸休假三月,以择良辰完婚。钦此!”

    陈文祺本在皇上面前已经接旨,但为了婚礼隆重起见,便再次由陶鲁宣读一遍。

    “臣(民女)陈文祺(沈灵珊)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陈文祺、沈灵珊两人接过圣旨,站回原处。

    宣读圣旨后,陶鲁转身对众宾客说道:“各位宾客,本藩奉皇上圣谕,忝为陈文祺、沈灵珊的主婚人,不胜荣幸之至。来到沈府之后,又见证了陈祥山与方浩琴、韩明与方浩玲两对新人喜结连理,实乃四喜临门哪。此不仅为沈、陈、方三家之盛事,亦是我湖广十六府之盛事,可喜可贺!”

    顾俊低声提醒道:“陶大人,这里明明只有三桩喜事啊,您怎地说成了‘四喜’临门?”

    陶鲁“呵呵”一笑,说道:“顾大人,您不知道,下官这里还有一喜哩。”说罢从怀里又取出一道圣旨,说道:“陈文祺听旨。”

    陈文祺一愣,又听旨?来不及多想,只得又到陶鲁面前翻身跪下:“臣陈文祺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诰曰:翰林院带俸学士、武德将军陈文祺,学术真醇,操持耿介,早奋身于甲第,继储养于翰林,以备国是不时之需。尔在急难之时,识阵图、收三卫、察奸佞、行招抚,其功甚笃。

    制曰:朝廷重民社之司,求亲民之吏,以教忠励诚,敬之忱聿;且增秩易名,乃国家优崇之典。兹特诰封……’”

    “陶大人,请……暂停……”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传进彩棚。

    陶鲁一愣,但多年养成的习惯还是让他不由自主地读完一整句:“‘……尔为黄州府从四品知府……’。秦将军,是你?有何见教?”

    “咳……陶大人,没……事,没事。”秦宗跺脚说道。迟来一步,终究没有将这个圣旨换下,回去如何向马大人交待?

    “没事你打什么岔啊?本官在宣旨呢。”陶鲁嘀咕了一句,继续宣旨:“兹特诰封尔为黄州府从四品知府,掌一府之政令,尔宜服勤修职、靖献之忠,不负朕之所望。钦此!弘治四年冬月初三日。”

    “臣陈文祺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陈文祺恭恭敬敬地接过圣旨,回到沈灵珊身边。

    “哥,皇上放你到黄州府了?真好。”沈灵珊偷偷拉了拉陈文祺的衣袖,喜滋滋地说道。原以为蜜月之后便要与爱郎离别,沈灵珊心里总有一丝的落寞。这下好了,爱郎任职黄州府,两人总算能够长相厮守了,这教沈灵珊如何不欣喜?

    夏尧这才明白皇上“为臣有辅佐君王治国之责,为君亦有兼顾臣工齐家之义”的含义,心里暗自感激。

    沈清、陈瑞山两对夫妻见爱子不仅高升,而且还在本地为官,这下既可为国尽忠、也能回家尽孝了,便齐齐上前,向陶鲁致谢。

    “呵呵,各位要谢就谢皇上吧,下官不过代为传旨,不敢当啊。下官衙门里还有公务,就此告辞。”陶鲁与夏尧、沈清、陈瑞山、方浩钰一一道别,最后走到陈文祺身边,说道:

    “陈大人,恭喜恭喜。往后黄州府就拜托给你了。”

    陈文祺躬身说道:“文祺当竭尽全力,为朝廷和大人分忧。请恕文祺不便远送,陶大人慢走。”

    陶鲁走后,陈文祺找到秦宗,抱拳说道:“秦将军,您怎么来了?”

    “我……我来给陈将军贺喜啊。”秦宗心口不一地说道。话一出口,才省得自己并没有没有贺礼,忙找借口遮掩:“哎陈将军,在下行前仓促,来不及备办贺仪,请陈将军见谅。”

    陈文祺一笑:“秦将军能来,足见高义,谈何贺仪?秦将军先请自便,待在下礼毕,再来与秦将军把酒言欢。”

    在司仪顾俊的主持下,三对新人拜了天地、高堂(韩明、陈祥山两对新人父母已经过世,长兄为父、长嫂为母),当着宾客的面夫妻对拜了三拜,然后送入各自的洞房。

    新人送入洞房之后,喜宴便正式开始。这个时候,新郎官照例要去宴席上与客人们逐席敬酒,以示谢意。

    因沈清的关系,都司的同僚来了不少,他们单独围了一桌。兵部与都司关系密切,因此秦宗也在这桌就座。

    陈文祺在爹爹的陪同下,提着酒壶走过来,为客人一一斟满酒,自己也满上一杯,双手举起,说道:“文祺今日成婚,承蒙各位大人前来捧场,真是感激不尽。在此,我敬大家一杯,表示谢意。”说完一饮而尽。

    “沈将军,今日令郎新婚大喜,又荣升黄州知府,这可是人生至乐之时啊。来,我敬您父子一杯。”顾俊站起来,举起手中的酒杯,向沈清和陈文祺说道。

    沈清端起酒杯,说道:“顾将军,今日承您看得起,屈就小儿婚礼的司仪,理应我父子敬您才是。来,祺儿,咱爷俩共同敬顾将军一杯。”

    “互敬,互敬!”顾俊爽朗大笑,干了一杯。

    陈文祺走到秦宗身后,说道:“秦将军,今日您远道而来,在下感佩之至。来,我单独敬您一杯。”

    秦宗站起身,伸手捂住桌上的酒杯,勉强笑道:“陈将军今日新婚,还是少喝一点吧。再说,在下许是长途奔波,已不胜酒力了。常言道,喜酒喝不尽,这杯酒……还是免了吧。”

    望着眼前的秦宗,陈文祺想起了当年朔州道上的疯道颠僧,亦庄亦谐的他不应该是如此的颓唐、落寞,何况还是在别人的新婚大喜之日?难道……他有什么难言之隐?

    想到此,陈文祺说道:“好,这杯酒留待以后再喝。秦将军,您长途跋涉定然疲惫。这样,我便带你去客房歇息。如何?”

    秦宗推辞道:“您府上今日客多,我还是去寻一家客栈吧。对了,明日一早我即返京,到时就不到府上面辞了。”说罢向在座诸人抱拳施礼,起身就往外走。

    陈文祺拉住秦宗的手臂,说道:“秦将军,您这不是骂我嘛?哪有千里迢迢来给人家道喜、主人反要客人住客栈之理?”

    秦宗满脑子想的是如何向马文升交差的事,一时没有考虑周全,陈文祺这一说,方知确实不妥。便停身说道:“既是如此,在下恭敬不如从命,烦请陈将军随便找个床铺歇息一晚。”

    “秦将军请随我来。”

    陈文祺将秦宗带至一间客房,为他沏了一壶香茶,然后拉过一张椅子坐下,说道:“秦将军,在下看得出来,您有心事?”

    秦宗急忙摇手道:“没……没有,在下只是有点疲倦而已。陈将军,客人多,您去忙吧,我……要歇息了。”

    陈文祺将座椅往秦宗身前拉了拉,坦言说道:“秦将军,您为人向来坦荡如砥,不该是今日这般模样。如您将在下视为知己,何不直言相告?”

    “没有,真的没有,陈将军就别多心了。”秦宗的话明显勉强无力。

    “宣读圣旨,是何等庄重之事,秦将军却在陶鲁大人宣旨之时,高声喧哗,阻止宣旨。难道秦将军不怕犯欺君之罪?”

    “这……”

    陈文祺不容他辩解,接着说道:“秦将军亲承专为给在下贺喜而来,却两手空空,说什么行色匆匆,来不及置办贺仪。难道秦将军是临时起意?”

    “这……”

    陈文祺决定再“逼”他一下:

    “您我相交多年,彼此还算了解吧,在下最喜探究未知之事。您给在下留此悬念,岂不让我在新婚之日有如鲠在喉之感?”

    秦宗一听,心里大感不安。低头权衡再三,这才说道:

    “陈将军,我可以告诉您,但您要答应我,此事说过即罢,既不可放在心上,也不可让第三人知道。”

    果然有事。

    “我答应你便是。快说,何事?”

    秦宗显然仍不放心,紧盯一句:“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哎呀秦将军,您就说吧,我啥时说过的话不算数?”

    秦宗咬了咬牙,说道:“其实,我是来向陈将军宣旨的。”

    此言一出,将陈文祺惊得离座而起,抓住秦宗的手急问道:“您也是来传旨的?圣旨何在?您如何不宣?”

    秦宗此时反倒镇静下来,他将陈文祺扶到座椅上,然后说道:“应该说,我是为调换圣旨而来,但陶大人已然宣旨,我带来的圣旨便不可再宣。”说罢,将马文升嘱咐的一番话向陈文祺述说了一遍。

    陈文祺伸出手说道;“秦将军,请出圣旨让在下看看是何旨意。”

    “陈将军已知原委,那就忙去吧,圣旨不看也罢。”秦宗不想让他知道圣意,这也是皇上的意思。

    “秦将军,这‘鲠’依然在喉啊。”陈文祺指着自己的咽喉说道。

    “唉!”秦宗无奈,自怀里请出圣旨,递给陈文祺。

    陈文祺展开圣旨,只见上面写道:

    “奉天承运皇帝诰曰:故元残孽巴图孟克、亦卜刺、火筛等联军漠南,扰甘肃、犯宣府、入辽东,频频滋扰我九边重镇、荼毒边民,实为中国之患。倘无诛伐,何以树我大明威德?尤以大同、宣府二镇,乃帝京之藩篱,宜选精兵强将镇守之。

    制曰:翰林院带俸学士、武德将军陈文祺,文才武功,卓尔不群,镇守中路,甚合朕意。兹特诰封陈文祺从四品宣武将军,授大同、宣府两镇边防宣抚使,代天巡守,号令三军。钦此!弘治四年冬月初五日。”

    陈文祺看罢,方寸大乱。他完全可以依前所约,如无事发生,奉旨赴任黄州,做个太平知府,兼顾忠孝。但怎能推去“镇守中路”这个重托?

    秦宗伸手夺过圣旨,郑重说道:“陈将军,记着先前的话,看过便罢,别让在下为难。”

    陈文祺展颜一笑,起身说道:“那是自然。在下该走了,秦将军早点歇息罢。”

    陈文祺回到洞房,沈灵珊依然端坐在床沿。望着大红盖头遮面的爱妻,往日的情景一幕一幕又出现在眼前。几年来,她对自己的柔情何尝不知?对相爱不能相守的幽怨何尝不晓?得知自己任职黄州府,她那一句“真好”,寄托了她的全部梦想与真情,我……难道真要让她失望?

    陈文祺走到沈灵珊的跟前,轻轻揭下大红盖头。烛影摇曳中,她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妩媚、如此的琼姿花貌、如此的光艳逼人。

    陈文祺心旌摇动,情不自禁地将沈灵珊揽入怀中。

    “姗妹”

    “哥”

    沈灵珊娇躯一阵战,随后缓缓伸出玉臂,环抱在爱郎的腰间。

    此时此刻,陈文祺的方寸复又大乱。

    良久,陈文祺轻轻分开两人缠绕着的身子,坐在沈灵珊身侧,握住她的柔荑深情地说道:

    “姗妹,愚兄何德何能,能蒙你如此厚爱?”

    “哥,看你说的?妹蒙哥不弃,先结义为兄弟,后结之为连理,有此一回,足矣!从今以后,妹愿夫唱妇随,为哥举案齐眉,终生不悔。”沈灵珊伏在陈文祺的肩头,喃喃地说道。

    陈文祺默然无语,心里充满内疚。过了一会儿,才柔声说道:

    “愚兄怎舍得让你举案齐眉?我只要你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你过得幸福,便是对愚兄最大的安慰。”

    沈灵珊“嘤咛”一声,复又靠在陈文祺的肩上。只见她杏眼迷蒙、娇躯无力,伏在陈文祺耳旁吹气如兰,“哥……,我困了……”

    良宵苦短。

    “喔喔喔”郊外雄鸡一声悠远的啼唱,将沈灵珊从睡梦中叫醒。她扭头一看,爱郎不在身边。

    “哥,天还未大亮哩,你怎么起那么早?”沈灵珊睡眼惺忪,梦呓般地问道。

    良久,没人应答。

    沈灵珊突然惊醒,翻身坐起,眼睛扫遍了洞房,不见陈文祺的人影。

    “这个老兄,新婚大喜的日子忘不了练功。”沈灵珊嘟囔着,披衣下床。正思忖着要不要和平日一样,前去与他一道练功,烛光中忽见桌上的茶盅压着一张纸,忙抽出一看,是陈文祺的笔迹:

    “姗妹吾妻:

    边情紧急,愚兄须快马兼程赶赴宣城。新婚燕尔,兄实不忍与妹当面辞别,遂以书代言,一诉衷怀:

    昨秦宗将军来家,名曰贺喜,实则传旨也。兄遂得知,今之鞑靼者,狼子野心,以掳掠屠戮为乐,强抢汉地为荣。此时,我边城正污鞑虏之膻腥,边民正遭鞑虏之屠戮。古人云,‘将者,民之司命,国家安危之主’,故兄奉旨于边难之际,志在逐胡虏,除暴乱,使民皆得其所、国皆得其威。

    愚兄奉旨戍边,忠则忠矣,然抛家别妻,其心戚戚:身为人子,难侍奉高堂,此为不孝;身为人夫,不相守娇妻,是为不义。但家与国,愚兄只能二选其一,尽忠而舍孝、义。非是愚兄爱名节、轻孝义,实是舍我一家之不圆,方得万家之团圆。由此,愚兄义无反顾。只等凯旋之日,再向爹娘、贤妹负荆请罪。爱你!兄文祺。”

    一颗豆大的泪珠无声地滑落,正好滴在“罪”字之上,尚未干透的墨迹,被泪水一浸,逐渐发散,字迹随之模糊。

    “哥,你何罪之有?若是不顾国难民艰,一心于卿卿我我,妹怎能爱你、敬你?”沈灵珊心里说道。

    “咚咚咚”门外响起一阵轻轻的叩门声,接着听见秦宗压低嗓子喊道:“陈将军,您起来了吗?在下怀中的圣旨是不是您换去了?”

    “……秦将军,请稍候。”

    沈灵珊拿过一条香巾,擦去脸上的泪花,对镜整理了一下妆容。尔走近房门,平静地拔开了门闩……

    (全书完)

    2019年3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