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成为男主白月光 > 商场之王13
    “怎么可能,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爸最讨厌搞裙带关系这一套。”

    “那好吧,话说我还想等他毕业后来我公司呢,结果被你截胡了。”

    在往常,江爸爸绝对会调侃一番,今日却只是笑笑,然后低头翻看文件。

    “既然你工作忙,那我就先回去了。”

    江潼走后,江凌才从旁边的房间里出来,走进总裁办公室。

    刚刚他,根本就没有离开,两人的对话他也是听得一清二楚。

    “江总。”他开口。

    江父有些头疼的看着他,“你也听见刚刚潼潼的话了,让你现在就待在经理的位置,对以后的工作也不利,要不这样,你先从普通员工开始,以后升职,那些位置还是你的。”

    “嗯,我知道了。”

    看着对方这么听话,江父也有些愧疚。

    “你妈她……”

    “已经从icu转出去了,病情好了些。”

    “那就行,要是缺钱就直接找我,毕竟她也养了你这么多年。”

    江凌听见这话,内心感到无比讽刺,嘴上却说道,“知道了。”

    “那你就先回去吧。”

    走出总裁办公室,直到自己的办公室,他依旧那副温润的模样,只是在摄像头看不到的地方,眼神里才露出一丝阴霾。

    “喂,他说要把我从经理职位撤下去。”

    “江潼今天来过了,她似乎有些怀疑。”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江凌嗯了一声,脸色好了不少。

    江潼啊!真是个善良的姑娘,只可惜,她拿着本就属于他的东西接济他,也太讽刺了吧,呵呵!

    江潼回去后将江凌这件事抛向脑后,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自己的品牌知名度越来越大,最近有个时装秀邀请她们,她得赶在时装秀前,把那批成衣做出来。

    所以她如今吃住都在公司,未免陆廷担心,她每天晚上都会给他发消息,说自己的行程。

    “怎么谈个恋爱,感觉自己像个小屁孩,干什么都要给大人报告。”她看着发出去的消息郁闷的想到。

    不过这种感觉,还真是甜蜜呢。

    她打着哈欠,在裁衣室忙碌,公司里的员工早已经下班,这会儿,公司里除了她,就只有保安了。

    当她拿着尺子正在量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她手一顿,有老鼠?

    她四处看了看,好像声音不是从这间房间里发出来的。

    因为几个设计师的要求,这个裁衣室是无窗设计,所以外面根本不知道里面有人。

    难不成是小偷?

    她慢慢走到门背后,听着外面的声音。

    隐约听见谈话声。

    “嘘,小心有人。”

    “有个屁的人,他们早就下班了,我是最后一个走的。”

    “东西在哪里?”

    “你这边我这边。”

    他们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

    又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看来刚刚她听见的,应该就是他们翻东西的声音。

    他们要偷什么东西。

    这时候,并不清楚对方到底有多少人,他们既然要找,说不定会来这间房。

    将手机调成静音,然后给楼下保安打电话,这个时候,没有比保安来的更快的。

    “六楼有小偷,你们多来些人,快!”江潼小声说道。

    保安知道这是他们老板的电话,立马带了人上来。

    然后江潼又给警察打电话,将地址发过去,然后便静静的等待。

    “不好,有人上来了。”

    “快走。”

    “东西找到了吗?”

    “在这儿!”

    “快,拍照片。”

    然后听着他们急匆匆离开。

    下面应该是有人接应,不然也不会保安刚出动,他们就收到消息。

    听见那些人离开,江潼还是不敢出去。

    等待保安上来,她才推开门,她这才发现,自己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一身冷汗。

    “老板,你没事吧。”

    江潼摇摇头,“还好你们来得及时。”

    “这里有翻动的痕迹,老板,报警吧。”

    “我已经报警了,他们应该很快就到,你们几个人,先去监控室看看。”

    警察是在保安后脚到的。

    江潼维持着现场,在警察来后,他们看向现场。

    “江总可有遗失什么东西。”

    江潼摇摇头,“我不知道,现场我没有动过,你们先取指纹,等会儿我再找。”

    先前说话的那个女警不由得多看了这位年纪轻轻的老板一眼,在微危险解除时,没有忙着翻看自己丢了什么东西,反而保护好现场,先取证,很聪明。

    “这几张纸我们可以带走吗?”一个警察戴着手套拿着几张明显被翻动过的纸张说道。

    江潼看了眼,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可以。”

    警察又在其他房间看了下,发现其他房间也被动过,想来江潼听见声音时,他们已经找的差不多了。

    警察取证结束,江潼这才翻看,有没有丢什么。

    办公室里没有什么财物之类的东西。

    要说值钱的……对了!

    她跑到秘书房间,拿着钥匙打开她的保险柜,果然,里面的那几张纸被动过。

    且可能是因为行走匆忙,东西也没有装好,顺序被打乱,但却将那几张纸都装在袋子里。

    这些,是她这次参加时装秀准备的服装设计图。

    所以对方的目地,一目了然。

    如果自己没有发现,保安没有上来,他们说不定还会将现场恢复原状。

    只是其他地方都没有整理,就这几张设计图,里面她夹的一张指甲盖大小的贴纸没了,她下一个要做的是那件衣服,所以在设计图右下方,贴了个小纸条,这些人翻看时太匆忙,弄掉了。

    她目光暗沉。

    “江总?”一个警察叫她。

    “我的设计图被人盗了,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拿着我的设计品来反攻我。”

    “今天所有的事情我们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只是设计图被盗,却没有办法证明。”一个警察无奈的说道。

    “调监控的人回来了没有?”

    “老板,监控被毁了。”

    果然!

    哼!跟她斗!

    第二天,她将几个信得过的设计师叫过去开会,将这个事情大概说了下。

    “日他个仙人板板,哪个龟孙干的,老子不得捏爆他的球。”一个暴躁的女设计师直接开骂,在场的两位男设计师听见这话,不由得抖了下。

    “喂,你们两个抖什么,该不会,是你们两个干的吧。”

    “冤枉啊,我昨晚可是陪着老婆刷了半晚上的剧,她不睡觉,搞得我昨晚也没睡好,我老婆可以为我作证的,我家门口的摄像头也可以帮我作证。”

    “我也是,我也是,不过我昨晚可是在想设计图,再说了,有几张设计图还在我电脑里,我有必要偷嘛!”

    “好了好了,没说是你们。”听着他们叽叽喳喳的声音,江潼有点头疼。

    “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在对方出成衣之前,让我们的东西上市,虽然有些东西不一定是谁先出就是谁的,可先的,绝对占优势,我们的成衣上市,他们再来一款相同的或者类似的,到时候,我们可以名正言顺的维护我们的权利。”

    “嗯,说的对,但是江总,我们这些,本来是去参加时装秀才准备卖,时装秀还有两个月,难道要在时装秀之前出售?”

    江潼点头,“不过我们不用制作太多,本来就是拿着去参加时装秀,现在先每件制作一套,出个样本,把正式出售时间改在时装秀之后,而这几套,我们做赞助。”

    “赞助?那不就是免费?”一个设计师惊讶道。

    “免费是免费,但我们不赞助一般人。”

    一个设计师突然想到什么,“你不会是想赞助给那些明星吧?”

    “恭喜你,回答正确。”

    “这个主意不错,虽然明星身上那套不赚钱,可有了一个免费的广告啊。”

    “不止如此,我们不能随便赞助,上次那个女星那种地位的,我们应该约不了几个,但也不能找三线以下的明星。”江潼说道。

    几人点头,“不能降低逼格嘛!”

    “而且,还要挑最近一个月,有出席活动的明星,不能说我们赞助了,结果他下个月或者几个月以后才准备穿。”

    “嗯,明白了,难度又上升了。”

    江潼笑笑,“所以这一个月就辛苦各位了,当然,我们这一个月工资翻倍。”

    几位设计师立马从萎靡坐的端正。

    “老板,就喜欢你这种豪爽之气。”

    “老板,不辛苦,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老板,请不要怜惜我这朵娇花,来吧!”

    “老板……”

    从这天开始,其他员工就看那些设计师像打了鸡血一般,辛勤劳动。

    在被问道为什么这么努力时,只是特高冷的来一句,“我喜欢上班。”

    问话的人送他们一个“呕”字然后转身离去。

    陆廷这天回家,又是冰冷冷的房间,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在这里听到她的声音了,他有些烦躁。

    打开冰箱,做了几个菜,然后用保温桶装好,拿着它离开。

    江潼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看了眼时间,居然已经九点半了。

    有些饿了,对了,今天还没有给陆廷说一声,习惯性的发过去消息。

    然后打开美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