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四二、魔门**子
    吕公山脸色稍霁,叹了口气,说道:“你们又何须趟这浑水?就算我能躲过今日,也逃不脱云台山的搜捕。”

    王崇心道:“就是要你逃不过云台山的搜捕。”

    他当然不能说,自己已经知道,吕公山乃是九烟上人的私生子,拍着胸脯,义薄云天,豪气干云的说道:“吕兄逃难之中,生死临头,仍旧不忘救人,道玄怎可不报?就是干荫宗道兄,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若不是吕道友出手,他亦是活不了,我们就算把这条命卖给道友,也是天经地义,说什么浑水?此乃是人质本份,缺了这点良知,又与禽兽何异?”

    吕公山顿时被感动的什么也似,正要张开口,山洞中噗通一声,只听得一个妖媚的声音,兴奋的叫道:“道玄大师!我已经成了!”

    一个妖娆的夫人,衣衫不整,半露酥胸,一双长腿,雪白细腻,但却大马金刀的走了出来,气质纠纠,宛如豪迈男子。

    王崇还不觉得什么,吕公山却颇觉得辣眼睛,急忙一捂脸,说道:“干道友还是穿得齐整些罢!”

    干荫宗一个雄男子,哪里在乎裸露身子,刚才五毒夫人被王崇和吕公山联手,连身子都打成了两段,脑浆都打爆了,衣服自然也都破损不堪。

    干荫宗虽然用人妖相化之术,炼了这头大蜈蚣精,但也催运妖力,接上了身子,修补了脑子上的洞洞,但这身衣服,却非是什么祭炼过的宝贝,破烂就是破烂,没法恢复原貌。

    干荫宗颇不在意的说道:“不过一具妖身,有甚值得在意。”

    王崇急忙把手里的妖丹扔了过去,说道:“干道兄先把这妖丹收了!”

    干荫宗探手抓住了这枚赤火彤彤的妖丹,一口吞了下去,妖力运转,顿时就恢复了金丹大妖的实力。

    他双目开阖,忽然有些兴奋的说道:“这头大妖居然有五种天赋妖术,除了五毒妖云之外,还有吞阴术,百炼化毒之术,飞虹术和遁地术,倒是颇善战斗。”

    干荫宗不似王崇,可以转化妖力,生出玄门正宗的法力,妖身的功力,能百分之一百的完美运使。

    他只能使用妖身的天赋妖术,若是这头大蜈蚣的天赋妖术差劲,这位逍遥府接玉使,也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妖怪,派不上什么大用场。

    王崇哈哈一笑,说道:“我们且换个地方,免得那黄袍怪回来,又要一场厮杀。”

    干荫宗却忽然叫道:“道玄大师,且慢离去!那黄袍怪肯定不知,我已经占了五毒夫人的身子,我就在这里等他回来,给他一记狠手。杀了这头妖怪,雪我方才之恨。”

    王崇略略犹豫,吕公山也叫道:“这两头妖怪,肆意吃人,还惯爱鲜活之食,我等修行之士遇到,怎能不斩妖除魔?我愿意配合干道友,杀了这头黄袍怪。”

    王崇思忖了一回,慨然答道:“既然如此,我亦愿意伏击这头大妖。”

    三人刚商议已定,就听得天上雷音滚滚,四五道遁光飞来。

    三人面面相觑,王崇急忙拉住了干荫宗和吕公山,就准备逃走。吕公山见天空的遁光来的甚急,叫道:“来不及走了,快遁入山壁!”

    他有云台山的秘传遁法,干荫宗的五毒夫人妖身,天生就善于遁地,也只有王崇没有这等本事,被两人一起拉住,钻入了附近的一处山壁。

    王崇还是头一次,体验这种钻山遁石的滋味,遁入山壁之中,他就觉得两股截然不同的法力,笼罩了自身,纵然周围都是泥土砂石,仍旧不觉得气促。

    唯一差的就是,他也不能透视山壁,眼前黑暗一片,完全看不到外头的情况。

    吕公山倒是有看透山壁的本事,他低声说道:“是黄袍怪,他还带了几个妖怪……”

    “还有毒菩提,南山和尚,白羊大仙,和……几头妖怪,似乎是他们的手下。”

    “还有一个好生俊俏的少年……”

    “这个少年好生奇怪,我怎么会有一种如此出淤泥而不染,跟这群妖怪一起,实在太过惋惜的感觉?这……感觉,有些不正常。”

    王崇微微一愣,问道:“这个少年怎么会让吕道友感觉不正常?”

    吕公山摇了摇头,说道:“我亦不知……只觉得他哪里都好,但就是不正常。”

    王崇和干荫宗也不明白,这个少年哪里不正常,两人又瞧不见外面,只能权当是吕公山发了神经。

    黄袍怪一脸的得意,毒菩提脸上却有些沉思,南山和尚一脸的笑容,似乎浑不在意,白羊大仙却最是阴沉,显然很不开心。

    其余妖怪都是毒菩提和白羊大仙的手下,他们亦步亦趋,跟着两头大妖,脸上表情各异,但都有几分振奋之色。

    唯有被吕公山说,哪里都好,但就是有些古怪的年轻人,笑容灿烂,举止洒脱,他一举一动都生出无穷魅力,虽然这些妖怪中就他一个人类,修为亦是最低,却浑没有半分不适,反而一派游刃有余的模样。

    黄袍怪喝了一声:“夫人!快些出来,见过几个好朋友!”

    他喊了两声,忽然感觉不对,急忙冲入了山洞,见到一地的死妖怪,顿时目眦尽裂,咆哮一声,喝道:“是谁杀了他们?我的夫人呢?”

    谁也没法答他!

    能够回答的三个人,如今都躲在山壁里,绝不敢吭半个声。

    毒菩提随后走进了山洞,微微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却不知五毒夫人在哪里?可是也遇害了?”

    南山和尚倒是比较冷静,只是扫了一眼,地上的死妖怪,就轻轻一笑,说道:“五毒夫人只怕是去追杀那人了,如今除了我们几个,也就是小剑仙欧阳图是金丹修为,其他人都没有本事,杀了五毒夫人。可这些妖怪明明是被人以绝大的肉身蛮力击杀,绝非是峨眉的路数。”

    南山和尚这么一说,黄袍怪这才略略安心。

    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场案子是吕公山和王崇联手,王崇又把五毒夫人的妖身给了干荫宗,没有留下什么线索,他们只凭几头妖怪的死尸,如何猜的着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