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宝藏
    巷子内,就只有寥寥几户,基本都是关门闭户,十分安静。

    她们抵达一处院落时,就见门口站着几人,一个中年男子正对一个怀抱婴孩的年轻女子低声叮嘱着。

    周瑶路过时,恰好听到:“……苏公子人很好,苏夫人更性情温和,为人良善,住在这里才安全……”

    有个小丫鬟,比周瑶带着的丫鬟还要小着两三岁,怯生生只敢站在一旁安静听着。

    女子则脸色苍白,俏丽面容上浮现出一丝苦涩,低声说:“大帅今日遭难,夫妻一场,我总不能装作不知,简先生,我想去刑场,好歹也能替他收个尸……”

    中年男子却不同意,只说着:“夫人,这事我已安排好了,你安心在这里住下就是……”

    周瑶路过时只听到了这几句,已感到诧异了。

    “这家跟苏子籍有什么关系?”

    但她只是被叶不悔邀请来做客,这些不是她该管该问,虽心中有着疑惑,周瑶还是脚步没停,径直进了院落。

    “您可是周小姐?”一个穿着淡绿色衣裳的丫鬟见有人进来,立刻放下洒扫院落的工具,笑盈盈过来问。

    周瑶点头,她立刻热情说道:“我家夫人已等候多时了,还请里面请!”

    又有一个丫鬟进去报信。

    周瑶径直走到了主院的花厅前时,远远就听到了清脆棋子落盘声,还有年轻男子念棋谱的清朗声。

    引路的丫鬟低声解释:“我家老爷刚刚才从方侯处归来,许是不知您要来。”

    周瑶这才收起了那丝惊讶,毕竟,她这次过来,只是应叶不悔的邀请,结果到来了,见到了此间的男主人,未免有些奇怪。

    但她才这样想着,心底神秘声音就突然轻笑了一下。

    周瑶有些不明所以,这时,朗读声暂停,里面年轻夫妻,在听了丫鬟的禀报后,一同起身,出来迎接。

    “我与内人有失远迎,还望周小姐莫怪。”苏子籍率先朝着她一礼,又面带一丝惭愧说:“周小姐,实不相瞒,这次借内人之名请你过来,实际上,却是我想自己想要学琴。”

    叶不悔在一旁也有些不好意思,这事的确是诓骗了,亦跟着赔罪。

    跟着周瑶进来的婆子,先是有些不悦,要说什么,被周瑶一个眼神给阻止了。

    等她闷闷移开目光,落在叶不悔这位苏夫人身上,婆子脸色顿时变得有点奇怪起来,上下打量了一番叶不悔,眼底闪过一丝惊疑。

    大郑的男女大防其实并不严,又有妻子在场,还有丫鬟婆子跟着,周瑶虽初闻时有些诧异,还是欣然同意。

    就在这花厅内,周瑶当着众人的面,向苏子籍传授了琴艺:“苏公子,琴艺的基础,容我先弹一曲示范。”

    苏子籍目光垂下,就看见半片紫檀木钿窜起:“是否接受周瑶传授琴艺?”

    “是。”

    “琴艺已习得,【琴艺】3级,158/3000”

    半片紫檀木钿微微放光,一股琴艺的知识与经验,直接浮现在心,原本还有些生涩的手指,在触碰到琴弦上时,已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厉害,周瑶的琴艺不差,一瞬间就使我入了门。”

    这样的学琴天赋在别人看来或惊人,周瑶却并不感到奇怪,读书人棋琴书画都要涉及点,要不会被人笑话。

    她觉得苏子籍是广陵省解元,现在又是这一届的会元,懂一些琴艺基础十分正常。

    “苏公子琴艺,仅仅只是入了门,以后尚要多练。”

    苏子籍亦是对这教学很满意,询问:“这是周小姐教导的不错,是否能再教授六课,总共七课,一天一次,一次一个时辰。”

    按照他自己的估计,七课就可以把周瑶的技法完全学会,当然这不意味着抵达到周瑶的高度,一半等级都未必,余下的就要自己练习,或者从别处再汲取经验。

    周瑶尚有些犹豫,心底声音就已是催促:“答应他。”

    于是,周瑶点头:“可。”

    待她要走时,苏子籍将她径直送出了桃花巷,见她离开,才又坐上了一辆牛车:“去镇南伯府!”

    牛车上,路口渐渐远去,跟在周瑶的婆子才开口:“小姐,苏夫人有些奇怪。”

    周瑶不解地看过去。

    婆子犹豫着说道:“那苏夫人还是元壁之身,不是说成婚已一年多了?为何还……”

    周瑶淡淡说:“听说苏夫人的父亲死了才仅仅一年,或是为了守丧。”

    见婆子还想说什么,收敛神情,冷冷看她一眼:“再者,这事又与你我有何相干?休要再提,若从你这里传出不好的话去,你就且回家去罢,周府容不得多嘴八卦之人。”

    婆子顿时一凛,忙说着:“小姐莫生气,老奴不提就是了。”

    心中更暗暗寻思:“莫非小姐对这个苏公子有意?要不怎么答应授琴,这本是不错,可是苏公子有夫人了。”

    “不行,得报告下夫人老爷才是。”

    这时,苏子籍上了牛车,已先一步出了这条街,朝镇南伯府外院行去。

    一路无话,很快到了地方。

    这伯府的外院,并不是位于权贵云集的地点,而在桃花巷几里外的一处街道,附近多半都是权贵的别院,并不繁华,可治安明显很好,牛车停下时,就恰赶上一队城内巡逻的兵卒过去。

    等苏子籍亲自上前扣门,随着门打开,一个看着眼熟的少年,从里面出来。

    “苏会元,请。”

    少年明显知道苏子籍要来,特意等候着。

    苏子籍朝对方点头,走进别院,才发现这里十分安静。

    “苏会元,我家主人今日不在,因知道您来借阅书籍,让小的在这里等着您。”

    少年笑说:“这别院里别的不多,但藏书却颇多,您问的武谱,这边书房里就有。”

    说着,就在前面引路,将苏子籍迎到了一处书房。

    等书房的门被打开,苏子籍被让进去,目光一扫,就震惊了。

    这书房数丈见方,极是清幽雅致,南首悬着玉箫,西首一张小几,上面雨过天青的花瓶插着数株花,很是淡雅宜人。

    这些还罢了,一架紫檀书橱,磊的满满的书籍,只是看去,就知道是手写的书籍。

    苏子籍也不禁为这“阔绰”震惊!

    只要不是印刷,而是手写,主人又同意借阅,这里任何一册,苏子籍都有资格去汲取。

    这哪是一书房的书,分明是一书房的宝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