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一剑长安 > 第四十四章 红莲出,青莲诛!(上)
    红莲出,青莲诛!(上)

    青莲灯发出了一股莫大的威压。

    徐长安的手早已经被压得出现了不少的小伤口,双手之上全一片猩红,不断的有雨水混杂这血水从剑尖滴落。

    他身上的青衫早已裂开,此时就剩几块布条挂在了身上。

    他身子一晃动,那些布条也跟着晃动,影影绰绰中能看到他腹部精壮的肌肉。

    徐长安举起了焚,高高跃起,朝着那盏青莲灯劈去。

    宁致远和裴长空远远的看到这一幕,惊得急忙朝这里赶来。

    这青莲灯几十年来一直在祖庙供奉,若是个大宗师或者开天境想要毁了它倒也罢了,可区区一个汇溪境,居然有这种想法,简直异想天开。

    放在台阶之上的青莲灯似乎是有灵性一般,徐长安举起长剑朝着它越过来之时,灯芯之中,青色光芒大涨,那朵青莲骨朵居然缓缓绽放,此时的青莲灯,如同一盏珍贵的琉璃宝盏一般,莲叶形状的灯托上光芒流转,不仅如此,就连青莲灯之上浮现的青莲虚影之上似乎也有阵阵光芒流转,活灵活现。

    青色的光芒在这一瞬间立马笼罩住了整个青莲剑宗的外宗,在青色光芒的笼罩之下,在这深秋季节已经枯萎的差不多的莲花池,居然重新焕发出了生机。

    枯黄的莲花居然在青光的照耀下抽出了新芽,那些已经黄了的莲叶在这一瞬间也重新挺拔了起来,那叶面上的黄色如同潮水一般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充满生命力的绿色。

    之前池子边放的几盆花早已被徐长安的剑气所毁,可如今它们居然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抽出了新芽。

    整个青莲剑宗的人们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恢复。

    正在下一个院子的钱承此时只觉得神清气爽,刚才的伤势在这一瞬间完全的好了,至于那些青莲剑宗的弟子,更不用说了,甚至有些人在这青色光芒的笼罩之下,还有所明悟。

    就连修为高如李心吟,在这青光的笼罩下,都觉得心旷神怡,无比舒畅。

    除了徐长安,所有人都得到了恢复。

    徐长安被那大涨的青芒弹开,此时喘着粗气,双眼通红的看着那盏小小的灯。

    青色的光芒对于其它人来说是补充,是有好处的。可对于徐长安来说,这些青光如同大锤一般,一锤接着一锤的往他身上砸。

    他注意到了,那青莲灯上面相他的莲叶光芒一流转,那青光便会对着他涌来。

    如同浪潮一般,朝着他扑打而来。

    徐长安一声轻咳,他知道自己吐血了,面具里粘稠且带有阵阵血腥味。

    全身上下出现了细碎的小伤口,宛如被十几柄飞刀划过一般。

    “赶紧退!”

    不知道哪儿出现了一道声音,他也懒得去理会,血红的双眼冷冷的看着那盏散发着青芒的青莲灯。

    裴长空和宁致远都停在了院子口。

    这青莲灯算是他们青莲剑宗的祖器了,不知品阶,他们只知道青莲灯中蕴含着传承,却不知道这青莲灯居然还有如此神效。

    “这灯怎么了?”宁致远骇然的看着这一幕,问向了自己的舅舅。

    “我怎么知道,等我问问莲池那些老人什么情况。对了,若是这混小子还有什么动作,便直接打晕拖出来。”

    一方面是自家传承的祖器,另一个又是自己和好友看重的小辈,而且也许是以后这片天地的顶梁柱,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先问问情况。

    宁致远点了点头,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裴长空转身离去,找了一个四下无人的地方,他捏了一个法决,说了几句话,长袖一甩,一道青芒便朝着远方射去。

    他不时的看向徐长安所在的方向,心里有些着急。

    ……

    莲池。

    四面环山,中间有一片湖。

    虽然是秋季,可湖中的莲花却盛开的正好,甚至还有几只蜻蜓立在荷叶之上。湖岸上有数十座小茅屋,显得有些破败。有几栋小茅屋的门口,穿着蓑衣的老人正拿着鱼竿垂钓。

    那道青芒才出现在空中,其中一个正在垂钓的老人手一扬,那青芒便落到了手掌之中。

    “毛毛躁躁的,吓跑了鱼儿咯!”嘴上虽然抱怨着,可还是放下了手中的鱼竿。

    老人握着青芒,不一会儿,青芒消散,他那布满皱褶的脸上此时皱褶更加深了几分。

    “裴老头,怎么回事?”

    对岸的老人大声的吆喝道,引得剩下几个钓鱼的老头一阵白眼。

    “好像祖庙那盏灯出事了。”

    老人想了想,便咬咬牙说道:“那个预言出现了。”

    几个老头同时一愣,放下了鱼竿,脸色有些紧张。

    “那个预言?”

    接到青芒的老头微微颔首。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红莲出现了。带来红莲的人必然会给青莲剑宗带来灭顶之灾。”

    几个老头一阵沉默。

    这个预言他们也知道,而且这是祖上传下来的,他们不会相信天机阁那帮假道士的话,但祖上的遗训却不得不重视。

    “既然如此,杀了就好。”

    终于有人开口了。

    “问题是那个徐家的小子啊!”

    此言一出,整个莲池除了风声,再无其它声音。

    没人敢再说什么了,一是徐家的身份特殊,其二便是这徐长安是封妖剑体,如今妖族蠢蠢欲动,以后整个天下都能依仗他。

    终于,一座茅草屋内再度传来了推门声。

    满头白发如银丝,双眼浑浊佝偻着身子的老人走了出来。

    他坐到了茅草屋下的那个躺椅之上,仰这头,喘着粗气,似乎从屋内到屋外几步楼都能险些要了他的老命。

    “那个姓徐的小子几岁了?”

    他漫不经心的问道。

    接到青芒的老人立马答道:“回老祖的话,明年就到弱冠之年了。”

    那满头银丝的老人听到这话,“嗯”了一声,便陷入了沉默。

    良久,他才接着问道:“叫什么名字啊?”

    “回老祖的话,叫长安。”

    他点了点头,慢慢说道:“好名字,真希望以后能长安下去。”

    随即他朝着对岸远远的喊道:“李老头,别装死,出来商议一下。”

    所有人听到这话,都把目光转向了对岸。

    那木门咯吱作响,老人拄着拐杖走了出来。

    “裴老不死的,你还没死啊!”

    姓李的老头笑着喊了一声,裴家的老祖看了一眼悠悠的说道:“生死有命,万物当顺其自然,人间有四季,有喜怒哀乐,那才精彩。人也一般,有三衰六旺,才能过得有滋有味。”

    那李老头点了点头说道:“那就顺其自然吧!”

    “全天下二十年前已经欠这小子一次了,这次便听听天命吧!”

    两人话音刚落,整个莲池忽然之间枯萎了下去,由夏天进入了秋天。

    两人相视一笑,摇摇头,慢悠悠的走进了屋内。

    剩下的老头面面相觑,不知这是何意。

    接到裴长空青芒的老头咬咬牙,最终吐出了四个字。

    “顺其自然。”

    ……

    裴长空没有接到莲池的回复,心里焦急不已。

    此时的院子里,徐长安冷冷的看着那盏灯。

    董攀想了想,走到了院子门口,和宁致远并肩而立。

    “竟然会有这种情况,我第一次看到。看这样子,青莲灯对他有所排斥,去赤魅山的时候记得叫上我。”

    说完之后,他便转身。

    正在此时,徐长安脖颈处发出了红色的亮光,丝丝黑气伴随着红芒出现,他的身体之上出现了一件红色盔甲的虚影。

    “停下!”

    宁致远放声大吼。

    徐长安此时双眼通红,身上黑红二色光芒围绕。

    他大步的跑了过去,用那莲叶上的光芒流转到其它方向的一瞬间。

    一剑刺了过去。

    他没能刺到青莲灯上,剑尖碰到了灯芯。

    宁致远看着这一幕,心跳都快要停止了。

    “滴答”一声,剑尖之上一滴血落下。

    顿时,青芒变成了红芒,除了徐长安之外,在这外宗庄园的所有人口头一甜,一口鲜血喷出!

    一道红光笼罩住了徐长安,他打了一个盘腿,坐到了灯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