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玄幻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行动起来的眯眯眼
    说白了,眯眯眼和紫菜家表哥麾下这一万五六千人和二十来艘大小战舰,乃是门修斯元帅生生硬凑出来的。结构依然是贵族联合军的老套路,一定量的私兵,一部分快要私兵化的联邦二线“正规军”,相当部分的佣兵和海盗,以及为数不少的奴兵炮灰。

    一个词形容乌合之众。

    好吧,这个词用得太多了大家都快要审美疲劳了。

    另外,乌合之众之所以是乌合,除了实在不能打之外,还体现在指挥官对其并没有足够的控制权。指挥官要完成其既定的目标,在大多数时候都没办法一言九鼎,而必须要和底下的各路军头……啊不,士兵们的民意代表们好生商量。

    嗯,这么一算的话,乌合之众似乎才能代表人类文明的进步方向嘛。

    总之,眯眯眼和紫菜家表哥不管是想要缩回伊莱夏尔也好,冲上去战斗至死也好,都必须找到大家认真地讨论一下,达成共识呢,更何况是跑去当这个什么九死一生劳什子的大航海家呢。当然,如果是以前,这两位还可以凭他们名门子弟的身份和精英施法者的硬实力践踏一下民意,可现在嘛,门阀派一败再败,面皮都已经被彻底撕了个干净。就连坐镇伊莱夏尔的老头子们都有一种坐在火山口上,朝不保夕的危机感;而这两位“年轻一辈最优秀的代表”,还是老老实实地听取一下民意比较好。

    旗下的军队作为一支合格的乌合之众,当然也是有好几个德高望重的军头,呃,我是说士兵们的民意代表们的。

    其中最有威望的是赤眼鹰号战列舰的舰长多尼亚上校,一位空骑士出生的中年人,英武硬朗威风凛凛,看上去就是个很有气魄。当然,或许是因为这样一个好相貌,他成功考入了独孤堡军校的短期班,也就是俗称的“后补职业组”,后来又自愿成为紫罗兰家的家臣而得到了重用,便这样在四十岁之前成为了战列舰舰长。

    嗯,别觉得骑兵转舰长会感觉专业很不对口。在陆希的家乡,陆军的马鹿转行当提督的例子都不知道有多少,更何况人家以前好歹也还是骑了点什么的。

    多尼亚舰长,便是这批乌合之众中最能打的私兵部分的代表,自然也是最大的实力派。当然,又是“后补职业组”又是大贵族的近人又是实力派,理所当然便是最没人缘的一个。

    至于最有人缘的,便是十二月草号战列舰的舰长普朗克中校了,他顺便还兼任运输分舰队的临时指挥。他旗下的十二月草号是一艘舰龄快五十年的老船了,以前便是那种典型的“货战”两用船,在联邦的海军编制中属于战列舰,但说白了就是大一点的武装商船。

    至于普朗克本人,则是一个风度翩翩风趣幽默的壮年男子。与其说是军人,倒不如更适合指挥一艘豪华客轮,和乘船的达官贵人们谈笑风生什么的。当然了,他以前据说还真是如此,后来辞职了一段时间,再再后来被眯眯眼的辰海舰队招募,再再再后来因为其事务能力和处关系的能力都很优秀,又被紧急状态委员会提拔为了十二月草号的舰长,负责为大贵族们运送特供品毕竟,伊莱夏尔的普通市民可以挨饿,但门阀贵族们今晚开酒会用的葡萄酒和甜甜圈是绝不能短缺的。

    再然后的然后,他就被赶上战场了。

    对了,有小道消息流传,说普朗克船长在辞职后“回乡修养”的那段时间中,其实是当了海盗,但这绝对是小道消息,是政敌恶意中伤的谣言。

    这位船长先生长袖善舞出手阔绰,不但懂一些黑(喵)道上的规矩和行话,似乎也很熟悉上流社会的潜规则,作为沟通上下的角色再没什么比他很合适了。于是,很快得到了大多数佣兵们(包括被雇佣的前海盗)的认可。

    总之,这么一番操作下来,普朗克船长便相当于是军队中第二能打的佣兵集团的代表了如果把佣兵们只会打顺风仗的操性排除,甚至可以算是第一能打的。

    别的民意代表还有正规军派的沃肯斯中校和帕姆少校,分别担任陆战队总监和首席冲锋队长,游击兵的白旗翼人中校席龙等等。此外,还有几个佣兵队长,前大海盗和有些声望的私兵统领和战斗法师什么的,但都不是重要角色。

    眯眯眼的召集令才下去不过十来分钟的时间,大家便都到了。要知道,以往开会的时候可不会叫人可不会那么顺利呢,经常要过上一两个小时人才会来齐。这倒不是众人有意怠慢眯眯眼这个司令官,而是大家毕竟只是散漫的乌合之众,纪律性就是如此而已。

    很显然,奥克塔利亚城沦陷,舰队主力惨败的消息已经传遍全军了。否则这帮子懒散的老油条不可能这般地迫不及待。

    眯眯眼思忖一下,拍了拍手,便有勤务兵拖着巨大的炭火盆,烤架和操作台进来了。烤架上赫然还穿着一只扒光了毛去掉了脑袋脖子也足有羊羔那么大的鸟。

    “大家都还没吃饭吧。炭火烤雏角鹰是联邦海军的特色,不能不品尝。大家的前路,联邦的未来,我们可以边吃边谈。”他对大家说。

    其实大家大多还是凑合地吃了几口,并不怎么饿。不过一边吃一边谈的感觉没有那么紧张,而且还能营造一个司令官阁下智珠在握的氛围,这样才好以一个理智且相对轻松的方式谈下去嘛。

    眯眯眼毕竟是出生贵胄的贵族精英,这方面的细节考虑还是非常得体的。

    大家味同嚼蜡地吃了一点,虽然实在没心情品尝出《娜蒂亚美食祭》专题介绍过的海军特色美食的滋味,但总算是放松了一些。

    盖泽特清了一下嗓子,开口道:“前线的军报……呵,我也不想隐瞒大家,估计都已经要上报纸新闻了。总而言之,我们的面前是陆希贝伦卡斯特挟大胜余威的百战铁军,以及沦陷了的奥克塔利亚城和达罗舒尔要塞,身后则是伊莱夏尔。到底何去何从,毕竟关系到近两万将士的性命未来,我和司令官阁下不敢独断,这才把大家请来了。请大家畅所欲言吧。嗯,不管是什么样的提议都是可以的,绝不会有人上纲上线借题发挥的。”

    普朗克船长和他的几个“朋友”交换了一下眼神,鼓足勇气准备开口,瞧他那口型,一句“投降”马上就要脱口而出了,但没想到的是,并不在他朋友圈内的多尼亚舰长却忽然喟叹了一声,沉声道:“阁下,我明白您的意思。”

    见大家的视线都投了过来,他才继续开口:“原本我们也只是前线主力的援兵,但在主力都一战崩溃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和叛军作战。虽然我不想说这样的话,但真打起来大约坚持不了一个小时。在座的诸位,大多都是活不下来的。”

    是的,现在失去幻想准备斗争的紧急状态委员会也已经在官方场合称呼陆希和他的小伙伴们为“叛军”了。至于到底那一方会以这个名号记载在正式史书上,只看最终的胜利者是谁了。

    “可是,我们的后面便是伊莱夏尔,我们的职责是将叛军主力挡住奥尔索天区之外,现在,连敌人的面都没见到就这么落荒而逃,又有什么脸面去面对对我们给予厚望的门修斯元帅呢?”

    门修斯元帅从来就没有对我们给予厚望,实际上我们现在逃回去了他老人家也是会理解的,搞不好会相当欣慰呢。普朗克船长哭笑不得。

    “所以,我们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他扫了一眼大家,慢吞吞地道。

    嗯,这个莽夫竟然会和我们暗合吗?这简直是女神开眼。由他说出来,再由我们统一意见,这可比我们自己提出来好看多了。

    “我们去攻打陆希贝伦卡斯特的领地,七彩蔷薇岛吧。我们可以以那个岛维筹码来威胁他就范!这样如何?”

    ……收回前言。对这种家伙抱有期待的我也实在是太愚蠢了。盖泽特想。

    “那里只有一座早就被搬空了的城堡,以及一群乡巴佬什么的。就凭这些也想要威胁那个人?”沃肯斯中校冷哼了一声。他今年已经超过五十岁了,但依然孔武有力健壮敦实仿佛一块冷硬的岩石。他是最普通的重步兵开始,一步步靠着战功和流血提升的非职业组,一向看不惯多尼亚上校这样装模作样去舔大人物的准职业组。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舔不到吧。

    “哼,但至少这是唯一的办法了。要不然怎么着,沃肯斯中校和帕姆中校想要去硬抗那个人麾下的大军吗?好啊,只要您有这样的骨气,本官愿意亲率战舰给您炮击掩护啊!”

    “他肯定不会妥协,更有可能会被彻底激怒。到时候怎么着,你没胆子迎接那个人的怒火,却要我们这些同僚为你陪葬吗?”

    “好胆啊你这个懦夫鼠辈,尽敢侮辱一位恪尽职守的联邦军官!倒是你,话里话外都为叛军首脑开脱,是不是和他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私下勾结?”

    “我警告你不要拿指头对着我啊!区区一个骗编制的家臣派竟然敢毁谤我这个正规军军官!我看你才是在有意挑拨造谣,分明你才和他有勾结!”沃肯斯中校大喝道。

    瞧瞧这扣帽子的本事。沃肯斯中校虽然没怎么读过书,但混到这把年纪了,这种排除异己的手段也还是有的。

    “说话小心一点啊!你这是在毁谤!大家都看到了吗?他在毁谤我啊!”

    “大家,不要打了,你们不要再打了啊!都是为了大家的未来嘛。”普朗克赶紧站起身来打圆场。他之所以人缘这么好,除了出手阔绰之外,就是这种从不站队善于和稀泥的态度了。

    然而,军头中唯一看他不顺眼的多尼亚船长却并不准备放过他,大声道:“所以,普朗克,你的态度呢?每次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你就知道出来和稀泥,但这时候可没有你在装好人的余地!盖泽特大师已经说过了,全军现在正处于最危急的关头,每个人都必须贡献出自己的智慧!”

    我没这么说过,另外你为什么觉得自己和“智慧”这个词能扯上关系?盖泽特心想。

    普朗克眨巴了一下眼睛,看了看自己的小伙伴们,譬如说方才还气势汹汹正在怼人的两位中校,譬如说几位佣兵队长,看到了众人期盼的神色。

    他依然在犹豫,却看到眯眯眼笑眯眯地看着自己,温和地道:“没关系,你有什么想法请尽管和我们分享。我说过了,无论什么都可以。真正的奥法贵族不会伤害真诚的建议者,至少我绝不会如此。”

    领导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你要在藏着掖着反而是不识时务了。普朗克在心里一叹,鼓足勇气道:“那个,其实啊……我和贝伦卡斯特大……那个叛军头目有一定的联系。要不,让我现在去……”

    “嗯,我明白了,如果多尼亚上校袭击七彩蔷薇岛成功,有一定的收获。就由您亲自担任使者,去和陆希贝伦卡斯特见面,是这个意思吧?”

    ……什么鬼?我没有这么说过。

    “的确,您和那个人是很有交情的。只有您出面,才能心平气和地进行谈判呢。”

    什么我什么和他“很有”交情了?见的两面都是在被欺负啊你明白吗?别装不知道我是对你说过的。

    “那么,就这么决定了吧。便由多尼亚上校,率领两千人去攻击七彩蔷薇,我会选派军中最精锐的人手给你,你应该还可以在当地得到莫尔郡郡卫的配合。”

    多尼亚愣住了,他虽然提出了这个意见,可不代表他自己想去。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此去不管成功与否,和七彩蔷薇一脉就彻底成为死敌了。

    被复数位的传奇**师视作死敌什么的,我一个小小的军官,特么是哪来的魔神吗?

    “阁下,我……”

    “哦,是你提出来的建议,却不愿意亲自执行吗?”眯眯眼依然笑眯眯,但眼缝中的目光却锋锐如刀。

    “明,明白!”

    眯眯眼微笑着点头,又对其他人有条不紊地吩咐道:“其余诸君,继续在此地待命。哦,我可以预期的是,无论是谈判还是坚守阵地都很耗时间,我们很快就要面临的恐怕会是一次相当长久的对峙,所以,希望大家尽全力在附近收集粮食。嗯,我知道现在全联邦都在缺粮,但我们的脚下五千米便是尼尔草原,大不了就去牧民那里……我是说从他们那里交换。总之,粮食越多越好,用于修补的船材也越多越好,可以捕获的野生飞兽当然也越多越好。好了,还有什么问题吗?那就行动起来吧。”